西江苗人衣食小记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2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赵艳青 

标签: 乡村印象   风土人情   风光照片   

大地曲线

一直忘不了,第一眼看到西江梯田的窒息感。

金色梯田在小路的转弯处,坦然迎接惊艳的双眸。成熟的稻谷弯腰低头感恩大地,山坡上河岸边,水田里黄色稻子、田埂上青翠碧草,天地金玉锦绣。

金玉锦绣

收割后捆扎稻子像是拉链,整齐规则,农人们用平静的黄绿两色勾勒出丰盈变幻无与伦比的美景。但稻子不仅是大地的装饰物,她更让千户人家心里有底,那是他们老少几代人的口粮,自给自足是苗家先人们流传下来的生活方式,今天的苗人没有失了本性,他们熙攘游人的注视下,以原生态安居乐业着。

晒粮食

自然的颜色,绵长的稻香,劳作的身影,飞鸟的欢歌,层叠的楼梯式水田一节节在山坡上规律又独特的陈列,伏鸾隐鹄不为外人知。她没大名气,甚至不在各大网站提供的西江游攻略内,旅游达人们的游记,摄影大师们的图片也皆是一掠而过,可她分明是藏在深山中的璞玉,观者难舍难离。

青烟袅袅

梯田线条委婉层次分明,像柔情女子韬光养晦抚育众生。苗寨生息的人们,心思缜密灵巧布置,在大山深处的坡地上开垦出养育千户人家的粮食菜蔬耕地,古人刀耕火种的农业生产方式,至今还在延续着,你在不经意抬头间,会见到袅袅青烟在田间升起,为绝美油画添了动感一抹。

同心协力

天地间的此刻最浑厚的声音当是打谷子,铿锵嘭嘭声与鸟儿鸣唱此起彼伏。脱谷可是个力气活,农人在方形禾桶上摔打稻子,蹈粒从稻株上跌落木桶底,没有机械代劳,全部人力操作。等到人们将稻谷自禾桶中捧拾而起后,籽粒会被去除稻壳,蜕变成洁白温暖光润的大米,滋养着这方水土子民的身体及至灵魂。

苗寨的底气
巧笑倩兮
肩扛手提

梯田纯粹的绿跟黄任由季节交错着,古老山寨吊脚楼清一色木墙黛瓦,色彩素淡极简,苗家服装也是黑蓝调儿,可是有着灵巧双手苗家女们,怎会舍弃山川大地的五彩纷呈,她们让花儿开在身上开在发间。不论街头信步、路边售卖、田间耕种的女子,不管衣服时尚还是传统,色彩炫丽的花儿盛开在发髻。

美女摆拍

盛装女子衣裙上有绣满着花团锦簇、富丽堂皇、色彩斑斓、美艳绝伦的琪花瑶草,凤凰、喜鹊儿、翠鸟轻灵的落在裙间,随步摇曳。还有百褶裙上条条彩带记录着山川河流、农耕节气、故土城郭、流离迁徙、悲壮喜乐往昔千年。苗人视为众人始祖的“蝴蝶妈妈”,在女孩们胸襟、肩头、袖口、衣扣上翩翩飞舞,那是苗家人在祈求“妹榜妹留”的庇护保佑。

绚丽史书

黔东南苗族服饰不下两百种,是中国和世界上苗族服饰种类最多、保存最好的区域,被称为“苗族服饰博物馆”。 苗族没有文字,她们把服饰作为载体,记录着内涵深深的文化积淀。在苗族人集中居住的西江古寨里走马观花,只见寨门口处的迎宾队伍,服饰多样。擦肩而过苗家女子服饰各有不同,足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即使是时髦女郎,一身汉服,也会在发饰、首饰等细微处透露出苗家的俏美。男子的服饰汉化了,即使是上了年岁的老人们也是一身汉服,对襟手工苗家服装只作为表演服穿着。

苗家服饰还有另一特色处:银饰。在他们而言银饰不仅是美丽装饰物,苗家人还十分坚信银器能驱邪避煞并祈福求运。当一身环佩叮当银光闪闪的苗人载歌载舞,那场景何等靓丽悦目、清脆悦耳、香尘悦闻、怡神悦心。

乡情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