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长三角“十字路口”的风华千年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7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标签: 传媒   旅游   

这里是“江尾海头”、是长江航运和南北交通的路口、吴文化发祥地之一;这里有千年文脉、也有着三十多年来经济腾飞的奇迹;这里有江防要塞的炮火和忠义之邦的铁骨、也有着水乡江南的旖旎和河鲜江鲜的美味……胜水桥畔,走出了古今第一的旅行家——徐霞客。这里,就是江阴。

一个人和一座城

“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从这里走出的徐霞客,是中国地理探险领域的丰碑人物。他的事迹和其精神内核,有着怎样深刻的地域文化背景?

1607年3月29日,徐霞客从江阴出发,开始了30余年的探险考察。

在中国旅游史上,从来不缺精彩的大地篇章。西周时期的神话之游,周穆王驾乘天马直达昆仑仙境;春秋时期的百家之道,留下了孔子“尽善尽美”与庄子“无言之美”的对白;秦皇汉武的政治之途,帝国大一统的版图在巡游中恣意张扬;汉唐佛道的宗教之旅,留下了山水清音与梵音唱和;

...

但是,他开启的科学之路,在留给故乡孤独的背影中,走出了一个人国家地理和文化线路遗产。

位于江阴市区南侧的霞客镇是徐霞客故居所在地。正是从这里出发,在交通、信息都不发达的400多年前,徐霞客以一人之力,30余年行走中东南、西南及北方的大片土地、寻访名山胜水,用笔端留下了最真实的记录。

在我的固有印象里,提到江阴,一定是跟徐霞客故乡和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相关联的。从上海驱车进入江阴市区后,我的第一感觉便是,江阴的旅游宣传名片非“徐霞客故乡”莫属。但是随着探访稍微深入,“要塞”也开始在我眼前和耳边频频出现。当地人告诉我,江阴不仅有历史名城和军事要塞的气势,还把亲山近水的自然禀赋用到了极致。

江尾海头,一江春水何以掀动海潮?

用现代地理学的表述,徐霞客笔下的“南龙归宗”,就是长江山水在江阴的奇妙格局。长江三角洲的顶点就在江阴,所以称为江之尾、海之头。

江山北望,粮草南倚,中国历史上长江的政治与军事分界明显,从春秋战国吴国称霸中原,到清代江阴的泣血八十一日,江阴的军事地位十分重要。从水文地理看,这是长江下游水道最窄处,长江冲出三峡后,奔腾到江阴骤然收紧,最狭处不到1500米,沿江深水岸线长达35公里。由此,长江江阴段被称为”黄金水道“和扼守长江咽喉的”锁航要塞。

舟楫往来的运输线上,古代的南北大运河,从江阴的利港进入长江,再连通扬州港口通往北方,是最便利的方式。所以,南北要塞的江阴,常常历经战火,也让一座江南古城平添了几分豪迈之气。

昔日江防要塞化身森林公园

江阴依山傍水,最著名的山乃是黄山,这水,指得便是长江。黄山雄峙江干,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我们抵达黄山森林公园的当天适逢阴天,迷雾重重,随着步道拾级而上,古炮台的遗迹随处可见。

途经名声远扬的大、小石湾,只见怪石盘覆,如几如屏,如蛟之藏。随着步道上下,视野频更,既可饱览连绵群山,俯瞰江阴全貌,亦可休憩山间小亭,净化身心,更可纵观滚滚长江奔腾,亲目长江下游险峻之势。这个昔日的江防要塞重地,在当下,显然更多地承担起了城市绿肺的功能,成为市民和旅人们休闲娱乐、亲近自然、体验城市生态的绝佳选择。

身处和平年代的人,无论是居住在江阴,还是来旅游观光,往往会忽略要塞的江防、军事意义,昔日要塞已经融入了郁郁葱葱的森林公园。

乡村旅游彰显江阴韵味

除了大型城市生态工程建设,行走在江阴的乡下,美丽的江南水乡景色随处可见。江阴市下辖的10个镇,每个镇各具特色,但无一例外,都是绿树环绕、屋舍俨然的干净街区,所以来到江阴,领略不一样的乡村风光,正是不可错过的体验。

登上华西村标志性的龙希国际大酒店,我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透过位于酒店72层的360度玻璃窗,脚下是满眼簇新的独栋别墅、错落有致的住宅楼、规划整齐的道路以及纵横交错的河汊。

1961年建村的华西村,本是江阴市华士镇最西面的一个村,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子,却在经历半个世纪的发展之后,成了今天的江阴乡村旅游的地标性景观。“远看像林园,近看是公园,细看是农民生活乐园。”听说这是到华西村取经的人士对于华西村的总结。

除了乡村旅游外,以纺织起家,转型服装的企业搞起工业旅游又是一番新景象。著名的“飞马威尼斯水城景区”,就是海澜集团在新桥镇建设的堪称龙头的工业旅游典范。

诗意的长江三鲜

长江烟水漫漫,滋润着半个中国的土地。

临江生活,自然少不了江水滋养的江鲜味道,而江阴地处“江尾海头”,大江至此水面收窄,溯江而上的鱼儿们游至此处,恰到好处地到了最为美味的一刻。

排得上号的江鲜,自然是有“长江三鲜”之美誉的河豚、刀鱼和鲥鱼。这三鲜,到了长江下游江阴段,恰到好处地极鲜、极美。

吃河豚:浪漫的冒险

有关河豚的味道,已经不是一种鲜字可以言尽,必须亲尝,方解其中味,遂理解拼死以偿是多么地必要。江阴人吃河豚的深厚传统背后,的确是有着一番勇气、豪气和匠气,才成就了这一方美味。

品刀鱼:长江第一鲜美侠

刀鱼是一个飘然疾行的侠客,每年春天刀鱼从海洋洄游长江繁殖,恰也是最为肥美或者可以捕捞到的时候,称为明前鱼。清明之后,鱼骨就硬,肉质变糙。这细微的变化,被食客读食之后,江阴也就成为吃刀鱼恰到好处的所在。因为洄游鱼群在明前恰好抵达江阴的江段,在江阴吃刀鱼成为时间与地点的不二选择。

终究吃刀鱼,要去到江阴。

鲜鲥鱼:丰腴独步江湖

清明前品的是刀鱼,过个把月后的初夏时节,就该是鲥鱼洄游到江阴了。

鲥鱼,不唯江阴有,但至江阴鲜。比之河豚的鲜香,刀鱼的鲜嫩,鲥鱼的鲜腴恰也是独步江湖了。唯鲥鱼不得见光见风,离开江水即死,无法活体远运,鲥鱼终究是江鲜,离开长江水,其味即降。

江阴,这个始终把山水林田湖作为生命体来守护和培育的城市,并没有把自然赋予的山水更偏向经济功能,而是把山环水绕、山水交融的生态资源用到了极致,从而使这座城市因山而秀、因水而灵,无论是公共空间还是私人空间,都充斥着一种顺乎自然肌理生长的态势。

以上图文选自 2017年5月刊《中国国家地理》江阴附刊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