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藏纸、藏香、郭孜舞
尼木到曲水是拉北环线的一条藏文化走廊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1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萧易 

标签:

从尼木县到曲水县一带,有着诸多令人惊艳叫绝的民间技艺,比如说:尼木县的普松木雕与雪拉藏纸、吞巴藏香一起,被誉为“尼木三绝”;在西藏唯一的渔村曲水县俊巴渔村,朴素雄奇的郭孜舞再现了俊巴人古老的生活方式。可以说,雕刻、藏纸、藏香、郭孜舞,这些藏族民间技艺的代表,为拉北环线赋予了诸多传统文化的魅力,也使得从尼木到曲水这条带状区域,成为拉北环线的一条藏文化走廊……

从拉萨向西南,沿着拉萨河行走100多公里,就到了位于雅鲁藏布江北岸的尼木县,当地的雕刻、藏纸、藏香并称“尼木三绝”,这些精彩绝伦的手工艺千百年来代代相传,成就了尼木作为拉萨“手工作坊”的美名。有趣的是,这三种手工技艺,所用的原料都是植物,三种工艺的兴盛,都和藏文创立者吞弥·桑布扎有关——藏文出现后,尼木人用雕刻记录经文,用藏纸书写藏文,而藏香则是他们虔诚礼佛的最佳伴侣。

尼木县的普松木雕与雪拉藏纸、吞巴藏香一起,被誉为“尼木三绝”
尼木县的普松木雕历史悠久,是世代传承的一项古老技艺,据说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吞弥·桑布扎创制藏文后,最初的文献是刻在木简、石碑、贝叶之上的,后来则用雕版印制经书、医学、天文历算等典籍。尼木县的普松木雕与藏纸、藏香一起,被誉为“尼木三绝”。这三种特产和创造于尼木的藏文字一样,凝聚了藏民族的智慧,有着非凡的社会影响力。

在今年3月寻访“尼木三绝”的过程中,我偶然发现与尼木县相邻的曲水县还有“一绝”——郭孜舞。曲水县也处在雅鲁藏布江北岸,该县下面的俊巴村耕地狭小,当地人世代以捕鱼为生,俊巴村因此成为全西藏唯一的一个渔村。俊巴人跳一种独特的舞蹈——郭孜舞,也成为曲水“一绝”。雕刻、藏纸、藏香、郭孜舞,它们是拉北环线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使得从尼木到曲水这条带状区域,成为拉北环线的一条藏文化走廊。

西藏印制经幡、佛经的经版,90%以上来自普松雕刻

从曲水县沿着国道318前行,便到了尼木县,它是藏文创立者吞弥·桑布扎的故乡。清晨,在尼木县普松乡曲水村,思觉坐在床榻上,从工具箱里抽出一把把刻刀,放在面前的蓝色麻布上,然后拿出一块经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床榻旁,酥油茶在火炉上煮得香气四溢;院子里,思觉的两个孙女正在追逐嬉戏。

思觉雕的是《丹珠尔经》的章节,经版上印有蓝色的经文。两天前,思觉的儿子将印有经文的纸贴在木版上,涂上菜籽油,用湿布捂上一天,蓝色的经文就渗进了木头。接下来,思觉会花大约7天时间,一刀刀雕出经文。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照在他的手上,黝黑的双手灵巧地沿着文字边缘跳动,一个个藏文字母显露出来,串联成经文,凝聚成信仰。普松雕刻工序复杂,雕刻藏传佛教经文需要9道工序,而佛像则需要16道工序。

雕刻 普松雕刻工序繁杂,复杂的雕刻甚至需要二三十道工序
尼木县普松乡目前有三分之一的人口都在从事木雕创作,他们用一双双妙手向世人展示着藏族雕刻文化的魅力。虽然普松木雕没有吞巴藏香传男不传女那样严格的规定,但是从事木刻的主要还是男性。普松雕刻工序繁杂,比如说雕刻藏传佛教经文,需要9道工序,雕刻佛像一般需要十五六道工序,复杂的甚至需要二三十道工序。

思觉今年50岁,从事雕刻却有38个年头了。他颇为骄傲地说:“我家木雕技术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到我已有6代,两个儿子也继承了家族的手艺。”据尼木县旅游局边珍局长介绍,普松乡有120多户人家从事雕刻,整个西藏用来印制经幡、印刷佛经的经版,超过90%来自普松。

普松雕刻历史悠久,据说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吞弥·桑布扎创制藏文后,最初的文献是刻在木简、石碑、贝叶上,后来则用雕版印刷。过去,雕刻主要为旧西藏上层宗教活动服务,现在雕刻的内容已扩展到社会生活各方面,木雕工艺品也成为广受游客青睐的旅游产品。

思觉是普松雕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除了经版,他的绝活是雕刻佛像以及栩栩如生的佛传故事。床榻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经版,三世佛、度母、格萨尔王、十一面观音、和睦四瑞图……其中和睦四瑞图雕刻了大象、猴子、兔子、鸟四种动物,大象憨厚,猴子机灵,兔子可爱,鸟儿灵动,它们共同生活在一棵大树下,寓意自然界的和谐相处。

思觉找来一张纸,在格萨尔王经版表面涂上墨汁,郑重地印下去。几秒钟后,一张格萨尔王线描图跃然纸上,他骑马扬鞭,手持令旗,驰骋在云海中。要不了多久,这块格萨尔王经版便会被送到寺庙中,接受藏民的顶礼膜拜。在许多人看来,普松木雕师傅的双手是神灵的使者,他们把一块块普通的木板,雕刻出尊贵的佛像与神圣的佛经,流传在青藏高原的每个角落。

藏纸为藏区所独有,雪拉藏纸是其著名代表

我来到尼木县扶贫开发民族手工艺园时,格桑丹增坐在墙角,正用小刀切削狼毒草。狼毒草生长在青藏高原,7月花开之时漫山遍野,迎风摇曳。格桑丹增切开狼毒草根部,将白色的纤维组织与表皮分开,取出的纤维组织就是生产藏纸的原料。狼毒草有毒,长期接触会皮肤溃烂,关节变形,格桑丹增的手指关节肿大,便是日复一日与狼毒草接触所致。

史书记载,藏王松赞干布曾派遣吞弥·桑布扎与15位少年去印度学习文字,他们或因为路途遥远,或因为中途染病,只有吞弥一人来到印度,受业于天智狮子和婆罗门利敬,学习古梵文。7年后,吞弥返回吐蕃,创造出了藏文。

藏纸 由于藏纸具有不遭虫蛀、耐腐蚀等特点,所以特别适合用来抄写经文
尼木藏纸完全按照传统工艺来制作,制作原料是当地一种叫狼毒草的野草。从工艺流程上来说,藏纸制作可以分为:
1.分拣狼毒草;
2.利用水车研磨柏木,做藏香原料;
3.打浆;
4.捶打狼毒草成纸浆;
5.将纸浆倒入木框;
6.摇晃木框,使纸浆均匀分布。
随着社会对纸品需求量的增加,尤其是佛经印刷用纸量大增,刺激了藏纸的发展。由于藏纸具有不遭虫蛀、无酸性、质地坚韧、耐折叠、耐磨、耐腐蚀等特点,所以特别适合用来抄写经文。布达拉宫、大昭寺内现存的典籍都由藏纸所书写。到目前为止,藏纸能保存上千年而不褪色。图1
2
3
4
5
6

有了藏文,自然得有书写藏文的纸张,藏纸便应运而生。唐朝造纸传入西藏时,正值吐蕃创造文字不久,松赞干布急于吸收外来文化,在汉族工匠们的帮助下,开始造出第一批纸张,抄写了从梵文翻译的《宝箧经》和《马头金刚修行法》。过去西藏有五大藏纸,生产曾遍布西藏。但目前还在生产的,唯剩雪拉藏纸——传统的藏纸产地就在尼木县塔荣镇雪拉村。

格桑丹增将从狼毒草中分离出来的纤维组织加入碱,放入锅中熬煮约4小时,是为煮料;煮过的狼毒草捏成团,放在一块大石头上,用重达数斤的石块捶打上百次成为浆料,是为捶打;将浆料倒入陶罐,加水搅拌,是为打浆。每一道流程都是纯手工,遵循千年以来的传统。

开始做纸了,之前笑意盈盈的格桑丹增陡然严肃起来。他拿出一只长约80厘米、宽50厘米的木框,木框底部绷着纱布,放入清澈的水池中,尔后从陶罐中舀出一勺勺纸浆倒入木框。几分钟后,格桑丹增从水中提起木框,纸浆沉淀在纱布上,他不断晃动木框,使得纸浆均匀地分布在纱布表面。这个关键的步骤,决定了纸张的厚薄及平整度,过去只有完成这一步,才能称得上一名合格的造纸人。

等到将木框从水池中取出,格桑丹增才像孩子一样笑起来。他把木框端到太阳下晾晒,一小时后,纸浆在高原的阳光下逐渐显露出细腻而有质感的纹理。用狼毒草做成的藏纸,不腐烂,不变色,即便几十年不翻动也不怕虫蛀,过去主要用来书写佛经。藏族人相信,只有藏纸才能令佛经千百年不朽,让佛祖的思想代代流传。

吞巴藏香被誉为西藏第一圣香,是藏香中的珍品

吞弥·桑布扎的故乡是在尼木县吞巴乡的吞达村。还没走进吞达村,就闻到一股沁香的柏木味,吞巴人的房前屋后,码放着一堆堆柏木。吞曲河从村子中央蜿蜒流过,200多个水磨沿河分布,春天河流涨水,带动水车转动,吞巴人忙碌的时候到来了。他们将柏木劈成尺把长的木块,嵌在水车摇臂上,利用水流的冲力让柏木块在石头上摩擦,研磨成木泥,晒干成砖,就是制造藏香的原料了。

藏香 藏香之所以能流传下来,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包含了大量名贵的植物药材
尼木藏香主产于尼木县吞巴乡。千百年来,吞巴乡村民依靠这里充足的水源、优越的气候、丰富的资源、别出心裁的工具及独特的藏香制作工艺和配方,生产出了闻名遐迩的“尼木藏香”。藏香之所以能流传下来,除了祭祀作用外,一直与藏药中的“熏疗法”一脉相承。藏香里包含了大量名贵的植物药材。据了解,用于制作藏香的主料柏树干,在吞巴乡这样高海拔的地方并不生长,需要从400多公里外的林芝运过来,而制作藏香的部分辅料甚至要从印度引进。

传说吞弥·桑布扎创立藏文后回到吞达村,见到故乡耕地稀少,村民生活艰难,遂将从印度学到的梵香技术加以改良,创造出藏香,造福乡梓。

藏香制作主要分为民间制作和寺庙制作两大流派,其中尼木藏香被誉为西藏第一圣香,是民间藏香制作的杰出代表。而尼木藏香主要在吞巴乡生产,吞巴藏香被推崇为藏香中的珍品。在明代文献中,已有西藏向中央王朝进贡藏香的记载。时至清代,随着汉藏文化交流的深入,藏香源源不断输入内地。

天刚亮,扎西多吉就被吞曲河的喧哗声吵醒了,他在里屋抽出几块柏泥砖,房屋里阴暗幽静,扎西多吉从琳琅满目的瓶子里抓出各种香料,既不看也不量,完全凭借经验。传统的吞巴藏香,除了柏木,还要加入沉香、草果、肉豆蔻、丁香、石灰华、藏木香、冰片、当归、香草、甘松、红花、琥珀、冬青子、艾蒿、穿山根、树根、檀香、粉香、榆树等27种香料。不同的作坊,加的原料有区别,生产出的藏香味道也不尽相同。

今年63岁的扎西多吉,16岁开始做藏香,至今已快半个世纪了。吞巴乡有200多户在做藏香,他们中的很多人跟扎西一样,打小就做藏香,把大半个生命都揉搓在这个手艺中。

等到泥团揉均匀后,扎西多吉取出一坨,塞在牛角做的工具里,用大拇指挤压木泥,木泥就在另一端的小孔被挤出来。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却极其考验工匠手艺:倘若速度慢了,或是力度掌握不好,挤出来的藏香就是弯曲、断裂的。扎西多吉的双手灵巧地穿梭着,一根根藏香就这样成型,在阳光下晾晒两小时,便能捆扎包装了。

扎西多吉点燃一支藏香,沁人心脾的幽香弥漫了整个房子。在拉萨,无论是恢宏的庙宇,还是寻常人家的佛堂,都能闻见这熟悉的味道。如果说普松木雕师傅的双手是神灵的使者,吞巴人也无愧于这个美称,源自天然、纯手工制作的藏香,让整个藏区都氤氲在一片佛国的安详中。

郭孜舞,西藏唯一渔村的生命之舞

在曲水县俊巴渔村一片群山环绕的草地上,6名身穿白色衬衣、脚蹬黑色长筒皮靴的藏族汉子,在牛皮船上系起白色的哈达,将木质船桨从腰背穿过,尔后把重达60余斤的牛皮船扛在背上。拉巴次仁走到他们面前,他手持五彩的“塔塔”,口中念念有词。拉巴次仁是“阿热”,也是这场舞蹈的指挥者。

完整的郭孜舞,由述道白、仲孜、挑哈达、唱《祝福歌》四部分构成,拉巴次仁刚刚念的,就是述道白:“神牛观顾俊巴村,东山上面吃青草,西山脚下喝清泉,在草场上面打滚嬉戏,在牛圈里面练习角斗。”接着,激昂的音乐响起,6名藏族汉子背着牛皮船起舞,时而左右摇晃,时而相互撞击,后背的木质滑轮与船桨撞击发出“梆梆”的声响,响彻在群山之中。

郭孜舞 由史料和民歌可以推断,郭孜舞具有悠久的历史
曲水县俊巴渔村的村民肩背牛皮船,在跳独特的郭孜舞。在西藏,何时开始跳郭孜舞无确切记载,但在藏文史料中,吐蕃时期藏族人就有在雅鲁藏布江和拉萨河上行船的记载,桑耶寺、布达拉宫、罗布林卡壁画中有行船的记载。此外,西藏的民歌也有牛皮船的记录。因此,由史料和民歌可推断,郭孜舞具有悠久的历史,牛皮船是吐蕃早期西藏重要的水上交通工具。摄影/卡布

藏语里,“郭”是牛皮船,“孜”即舞蹈。牛皮船以树木做骨架,由4张完整的牛皮缝制而成,并在缝合处涂抹牛、羊油脂,起到防水的效果。牛皮船早在吐蕃时期便是西藏重要的交通工具,相传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时,迎亲队伍曾吟唱道:“……请别怕甲曲绒的水,有百条牛皮船在迎候。”

对于俊巴人而言,牛皮船不仅是工具,还是千百年来的伙伴——俊巴渔村是西藏唯一的一个渔村,俊巴人曾靠牛皮船在水中捕鱼为生,藏语“俊巴”原发音为“增巴”,就是捕鱼者的意思。

捕鱼在沿海地区很常见,在西藏却违反了藏传佛教不杀生的教义,那么,俊巴人为何会以捕鱼为生呢?拉巴次仁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传说很久以前,拉萨河里的鱼多得数不清,它们长出了翅膀,飞翔在天空中遮天蔽日,有一次还跑到天庭中,撞飞了天神的墨水,墨水洒落人间,染黑了锦绣山河。天神勃然大怒,命令一位叫巴莱增巴的渔人带领俊巴人消灭河中的鱼,并特许他们可以吃鱼。从此俊巴人有了吃鱼的习惯,巴莱增巴也被视为俊巴人的祖师爷。

这个传说将俊巴人捕鱼视为天神的旨意,事实上,俊巴渔村地处拉萨河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处,三面环山,一面环水,耕地稀少,几乎没有牧场,捕鱼曾是村民唯一的生存方式。拉萨河及雅鲁藏布江中鱼类丰富,有尖嘴鱼、胡子鱼、薄皮鱼、棒棒鱼、藏鲶鱼等数十种,俊巴村有81户人家,78条牛皮船,他们每天天不亮便用拖拉机将牛皮船运到河边,顺流而下,一边划船一边撒网,太阳还没出来,便满载鱼儿回村了。

每年藏历三月是俊巴人的“捕鱼节”,节日期间,穿戴整齐的俊巴人先去群旦山上的巩喀神庙祈福,尔后背起牛皮船,跳起郭孜舞。夏天河水暴涨,俊巴人也要跳郭孜舞,祈求神灵保佑捕鱼顺利。铿锵有力、粗犷朴实的郭孜舞,散发着原始气息,也吟唱着俊巴人悠久的历史……

责任编辑 / 雷东军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