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易上,贡嘎难登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2日 文章出自:微信 作者: 李忠东 

标签: 社区推荐   地理中国   

2017年10月7日下午15时一支捷克登山队成功登顶贡嘎山7556米的主峰。这是进入21世纪后继2002年法国Antoine和Laurent沿西坡西北脊传统线路登顶,15年来再次成功登顶贡嘎山。

一百多年来,贡嘎山一直保持着登顶之难,杀伤率之大的“恶名”。在长期冰川作用下,主峰发育为锥状大角峰,周围绕以60°-70°的峭壁,让人难以征服,又欲罢不能,其登顶难度甚至远远大于珠峰。

花钱可以上珠峰,但上不了贡嘎

人类首次登顶贡嘎山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

1932年,美国人Terris Moore与Richard Burdsall受約瑟夫.洛克的“诱惑”来到这里,并首登成功。但在此之后,试图登顶者前后相继,但真正成功的却不多。

有人统计,本次捷克登山队登顶前,共有24人成功登顶,却竟有37人在攀登中和登顶后遇难,登山死亡率远远超过珠峰的14%和K2峰的30%,仅次于梅里雪山。从1981年至1994年间,共有四支日本登山队来挑战贡嘎山,来了29名队员,却只有10个人走了出去,其他19位登山者长眠在这座雪山。

贡嘎山悲壮的登顶史

贡嘎山因巨大的攀登难度和极高的登顶死亡率,被登山家称为“山难大全”读本。那么7000米级的贡嘎山为什么攀登难度远远大于许多8000米级的极高山呢?

贡嘎山之所以难以攀登,首先“得益”于它特殊的地形和独特的峰体形态。在冰川长期的刨蚀作用下,贡嘎山的主峰为锥状大角峰,峰体尖锐而陡峭,它的四周更是绝环绕壁,攀登难度极大。它的西南壁坡度几乎达到70度,还有大量的悬冰层,几乎没有人能从走这边通过。而东北山脊曾被日本和韩国登山队员挑战成功,但却付出了队员生命的惨痛代价,这条危险的山脊路线曾夺取了4次攀登中的14个日本人的生命。

由这张照片不难看出贡嘎山的轮廓,也就不难理解其攀登之难了。摄影/卞玉鹏

相对而言,西北山脊是一条相对容易的登顶路线,但仅仅是相对容易。这条线在翻上山脊之后,横风特别大,春秋季暴雪加大风气温可能骤降到-40℃。在这里,滑坠遇险的登山队员最多。

攀登贡嘎山的另一个难题就是复杂多变的天气。

云雾缭绕的贡嘎山。摄影/卞玉鹏

贡嘎山是我国最东端的7000米级高山,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区。但是,由于青藏高原的隆起,高耸于对流层中的巨大山岭对气流的阻挡,影响并改变了环流形势,导致了贡嘎地区气象条件多变且恶劣,尤其是东坡,降水极其丰沛,而且常常云雾飘渺。查阅历次山难,几乎都是与恶劣天气有关的各种事故。

差点“成为”世界第一高峰

如果说攀登难度高过珠峰是贡嘎山和珠峰的第一层联系,那么当年险些取代珠峰成为世界第一高峰这个误会,恐怕就是两者的又一重亲密联系了。这个误会的产生就要从贡嘎山独特的地形讲起了。

这是北纬30度地形剖面图。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位于横断山系的大雪山中段,它是大雪山的主峰,也是四川省的最高峰,享有“蜀山之王”的美誉。供图/李忠东

7556米的海拔高度,也许相对于青藏高原众多8000米级极高山而言算不了什么,但在青藏高原的东部和南部却独树一帜,明显秀出群峰。它与云南省第一高峰——梅里雪山相比高出近800米,比四川的第二高峰四姑娘山主峰高出1300米,它周围有6000米级卫峰45座,它比这些卫峰高出700-1200米左右。在这里,地形的爬升不是像台阶一样逐级完成,而是呈一条直线,直达顶点。

空中拍摄到的贡嘎山。摄影/李忠东

贡嘎山显得尤其高大,还因为它是从海拔仅几百米的四川盆地边缘拔地而起,而不是从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面上,它与四川盆地底部之间的高差达7000米。在这里,山体骤然而立,在极短的距离内扶摇之上几千米,从盆地到雪山,从平原到高原,甚至都不需要低山、中山、高山的转换过渡,直接而迅速到达极高山。

也许正是受到这种视觉上的“欺骗“,20世纪30年代身名显赫的美籍奥地利探险家约瑟夫.洛克,一度认为贡嘎山取代珠峰成为世界第一高峰,并兴奋地向全世界宣布他的“新发现”。这虽然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但却为贡嘎山赢得了更多关注的目光。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07月
供图/建川博物馆
图中左第三人为洛克。

贡嘎山只所以能威武霸气地横亘在青藏高原的东部,除了青藏高原的隆升而外,构成贡嘎山的岩石也是重要因素。构成贡嘎山主峰的岩石为形成于2亿年前的花岗岩,这种岩石比周围的二叠系-三叠系砂岩、板岩都要坚硬致密。第四纪以来,当青藏高原快速隆升一举到达发育冰川作用的海拔高度时,花岗岩抵抗冰川、流水剥蚀的能力就表现出来,当周围的砂岩、板岩被剥蚀之后,它尖锐而峻峭的峰体便突显了出来。

生长的雪山,行走的雪山

贡嘎山是地球表面最为崎岖的地方,从山脚下的大渡河河谷至贡嘎山主峰,直线距离不足30公里,地形落差竟达到6500米以上。可谓“邃岸天高,空谷幽深,涧道之峡,车不方轨,号曰天险”。而实际上,在340万年前,它们还几乎处于同一海拔高度,那时候贡嘎山的海拔还不到2000米。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3年09月
制图/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

贡嘎山是青藏高原整体隆起的一部分,它的隆起受到断裂的控制,是典型的断块山地。尤其是康定-磨西断裂带对贡嘎山的隆起和山地景观的形成影响极大。至今,我们仍能在贡嘎山的东坡看到一系列被断层改造的断错水系。发生于340万年前左右的多期次断块降升,贡嘎山长高了5000米以上,至今仍以7.8毫米/年的速度向上生长。

科学家研究表明,贡嘎山不但往上生长,而且还在水平运动。10万年以来主峰断块一直在沿康定-磨西断裂水平滑动,滑动距离达2-3公里,甚至超过其向上生长的速度近3倍。

可见,贡嘎山是名副其实的生长且行走的雪山。

借山看山,贡嘎的观景方式

说到这,你是不是想一睹贡嘎山的真容了呢?且慢,贡嘎可是最难见其尊容的雪山。

在贡嘎山的周边,环峙着一系列6000米级、5000米级的高山,而之下便是深邃而幽长的深切峡谷,古今的各种交通孔道大多沿这些峡谷展布,在峡谷之中基本没有一睹“蜀山”丰采的机会。加之贡嘎山地区,气候温润,降水丰沛,雨雾天气较多,那怕有机会登上高地,因常常云遮雾绕,虽给雪山增添了些仙气和神秘性,但也增加了观看贡嘎山的难度。

看山要看极高山,但如何才能突破地形的屏障,越过大山的阻档,腾挪辗转,穷尽山水,体会到峰回路转,群山如丘,长峡如线的雄阔与壮美呢?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于是,聪明的四川人便想到了一种全新的看山方式:借一座山的高度,去看另一座山!

就这样,以贡嘎山为中心,寻找最佳观景平台,一时成为摄影爱好者和户外探险者乐之不疲的快事。

六巴拍贡嘎。摄影/何军
选自《行天下》2009年10月
摄影/姜曦
高尔寺山远眺贡嘎。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11年08月
摄影/李国平
在牛背山远眺贡嘎山东坡。
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07月
摄影/王建军
在康定县子梅梁看贡嘎山,距离5公里。

而一个观景平台一旦被发现,立即成为热点,无数游客趋之若鹜,蜂拥而上。围绕贡嘎山,这样的观景平台多得数不胜数。如子梅垭口、雅哈垭口、四人同、光头山、王岗坪、牛背山、黑石城、达瓦更扎等等。

这些观景平台的海拔高度一般在3500-4000米之前,既达到一定高度,又在雪线之下。登上山顶,视野空阔,或雾涌群峰,或日跃云海。尤其是在朝辉晚霞时分,日照群峰,夕落金山的奇绝,其美非亲历所见难以想象,虽亲历所见亦难以言表。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国家地理官方微信!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