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药 民族医药文化中的瑰宝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3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朗顿·罗布次仁 

标签: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在一些大城市的医院里刮起了一阵“藏医药热”。很多在大医院求治无望的病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青藏高原,一些疑难杂症竟然在藏医院奇迹般地得以治愈。这让藏医药的名声传遍了全国,求医问药者络绎不绝。

随着西藏旅游热的兴起,带些藏药作为礼物送给身体有不适的朋友或同事,逐渐成为大城市白领的一种时尚。一些藏药对治疗某类“办公室综合症”有奇效,比如治疗胃病的仁青常觉、调和气血的七十味珍珠丸……除了神奇的疗效,很多藏药是在寺庙里研发和制作的,宗教性又为其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藏药是指在藏医学理论指导下使用的植物、动物及矿物
图为藏红花,学名(Crocus sativus)又称番红花、西红花,是一种鸢尾科番红花属多年生球根花卉,也是一味名贵的藏药材。不是所有的植物都可以入藏药,藏药是指在藏医学理论指导下用到的药用动物、植物以及矿物等,其中植物药占60%,矿物药和动物药各占20%,而且药物的所有原材料均为纯天然。这些都是长期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人对本地药材有了充分的认知,在藏医理论中用到的药材。

藏医药在历史长河中形成自成一体的医药学体系

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藏族人,一直在适应高原恶劣的环境,并和疾病作斗争。公元前3世纪,藏族就有了“有毒必有药”的思想,当时虽然未形成完整的医学理论体系,但藏族人已经学会用酥油止血,用青稞糟来治疗外伤等简易的治疗方法。到了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统一青藏高原,并不断邀请周边其他民族的医学专家来吐蕃治病救人。文成公主入藏,同时带入了唐朝的中医学。因此,藏医药是吸收了中医药和古印度医学等理论,并结合本民族文化,最终形成了独具特色、自成一体的民族医药学体系。

“三因学说”是藏医药理论体系最基本、最独特的依据。藏医认为人体内存在三大因素:龙(指气、风)、赤巴(火)、培根(指黏液);七大物质基础:饮食精微、血、肉、脂肪、骨、骨髓、精;三种秽物:大、小便及汗。三大因素又支配着七大物质基础及三种排泄物的运动变化,在一定条件下,上述三者保持着相互协调,维持着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一旦身体内各物质失去平衡,人就会生病,保持人体各物质平衡是藏医用药的重要法则。藏医通常将人清晨起床后的第一泡尿作为标本,在银碗中加以搅拌,根据尿液呈现出的颜色、泡沫、气味、漂浮物、沉淀物以及添加其他物质后的变化,来诊断疾病。

在藏医学理论指导下用到的药用动物、植物以及矿物等都可以被称为藏药材。藏药材分为植物药、矿物药和动物药三大类,其中植物药占60%,矿物药和动物药各占20%,而且药物的所有原材料均为纯天然。这些都是长期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人对本地药材有了充分的认知,并在此基础上又吸收了外来医学中的经验知识后,在藏医理论中用到的药材。

很多人不自觉地会将藏药和中药做比较,对此西藏自治区藏医院藏医药研究院生药所副所长扎西次仁说:“这二者之间没有可比性,因为二者分别有不同的医学理论作指导。中药是在阴阳理论的指导下,而藏药是在三因学说的理论指导下,所以两者即便是使用同样的药材,所依据的原理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藏药材不只有植物很多动物也入药
藏药材的入药方法很独特,一般是全草入药,整株药材采摘后直接阴干入药,加工时不能在阳光下暴晒。藏药材不只有植物,很多动物也入药。在由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新疆等6省区合编的《藏药标准》中,藏药有统一的用药规范,共收载藏药227种,其中植物类197种、动物类17种、矿物类13种,主要有藏茴香、山莨菪、藏党参、藏紫草、水母雪莲花、唐古特、红景天、野牛心、紫草茸、紫胶虫等。图为生长在高山流石滩的塔黄。
仅生长在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也是藏药中的名贵药材。

特殊生态环境造就药力充沛的藏药

藏医讲究药物的生长、性、味、效与五源(水、土、火、风、空),并讲究性、味、效在临床用药的理论基础。入藏药的植物一般生长在青藏高原海拔3800米的雪山之上,较少受到污染,药材的有效成分相对洁净。西藏的地理环境很特别,从藏东南的热带季雨林到藏北茫茫无际的草原,分布着热带、亚热带、温带、寒带的植物种类。而且大部分藏药材生长的环境阳光强、紫外线强、高寒缺氧、昼夜温差大、植物光合作用强,有利于干物质积累,这便造就了藏药材高活性、低污染、药力充沛的特性。

藏药材一般是在植物生长旺盛时采集,植物的药物有效成分含量高,入药时发挥药效能力更强。藏药材的入药方法也很独特,一般是全草入药,整株药材采摘后直接阴干入药,加工时不能在阳光下暴晒。

扎西次仁说:“藏医的药用植物最讲究的是地域性,好的藏药材必须具备7个要素,即道地性、实时采集、产地加工处理、药材必须及时用、柔化处理、善制和配伍。在这7个要素中,道地性就体现了藏药的地域性。”目前,由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新疆等6省区合编的《藏药标准》中,藏药已经有了统一的用药规范,共收载藏药227种,其中植物类197种、动物类17种、矿物类13种,主要有藏茴香、山莨菪、藏党参、藏紫草、水母雪莲花、唐古特、红景天、野牛心、紫草茸、紫胶虫等。

寺院是藏医药发展的重要场所。过去每位高僧活佛几乎都精通藏医药学,他们不仅能著书立说,还能亲自诊病、制药、开药。藏区的许多寺院都建有“曼巴扎仓”,也就是藏医药学院,寺院的佛堂里珍藏着大量的医药学著述。藏医药在寺院里通过严格的师徒方式传承下来,格鲁派的“曼巴扎仓”研制的名贵藏药“然纳桑培”(七十味珍珠丸)就是靠师徒相传而得以延续至今,并以它的疗效而久负盛名。寺院相对封闭的环境维持了藏医药发展的独立。藏药材的稀有以及在宗教环境中产生,使得藏医药在治疗之外更具有一份神秘感。

责任编辑 / 康静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