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 非制度化旅 行者的圣地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9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李卉 

标签:

如果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尼泊尔加德满都是嬉皮士的天堂,那么现在的拉萨就是“非制度化旅行者”的圣地。所谓非制度化旅行者,是指不喜欢庸常、有限、受控的旅游形式,而是追求更本真、更多元、更不确定性旅行体验的那群人。拉萨,是可以满足他们所有期待的地方;而非制度化旅行者的故事,又令拉萨更具魅力。
有个性喧嚣也有怡然自得
温暖的橘色灯光照亮了青旅的走道,绘制在墙壁上五花八门的涂鸦和色彩斑斓的手绘“设施分布图”烘托出一派热烈肆意的氛围。但此时,聚集在青旅公共区域的客人们已经散去,纷纷回到各自的房间里。只剩一位住客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抱一把吉他,怡然自得地浅唱低吟着。摄影/沈云遥

仿佛每个人都在渴望一场与拉萨的爱恋

2006年青藏铁路开通,到现在我还记得看到“新闻联播”里播出火车从青海湖边飞驰而过的镜头时,我心底是何等的激动。可能许多人对拉萨都有一种情结吧,从郑钧那首传唱大江南北、红极一时的《回到拉萨》中就能略见一斑。在那个年代,我身边的朋友们总是在谈论拉萨,相邀去拉萨,只是困于距离的遥远和机票的高昂,迟迟不能成行。青藏铁路的开通,终于让人们可以一偿夙愿了。

青藏铁路刚开通时去拉萨的火车票一票难求,我是找西藏的朋友辗转托关系才买到一张从北京到拉萨的Z21次列车车票,为此还感激涕零地多给了好多“手续费”。进入车厢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同车人的心情大抵也都是如此,每天都有人高歌着“回到拉萨,回到布达拉……”。我不禁想起20世纪六七十年代那群高唱着“加—加—加—加—加—加德满都”从世界各地赶往尼泊尔加德满都的“花的孩子”,现在的加德满都早已不再是嬉皮士的天堂,嬉皮士运动也已经式微,但人类心中渴望爱、渴望自由、渴望获得心灵滋养的追求却永远不会改变。“……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巅把我的魂唤醒……”,一句荒腔走板的嘶吼打断了我的思绪。

“留言墙”是信息的集散地也是故事的发源地
拼车的公告、交友的信息、年轻的梦想、说不出口的情话、逗趣的漫画……充满个性的旅游者在青旅的留言墙上留下了多少故事和记忆。留言墙不仅成了旅途中大家交流实用信息的重要平台,也成了个人情感的宣泄地,围绕着留言墙,发生了一段段充满传奇色彩的旅途故事。摄影/王宁

列车过西宁后,大家的相机就几乎从不离手了,雄浑的高原风光,让所有第一次看见它的人都深深被震撼。到可可西里路段后,大家都紧盯着车窗外面,一旦有人发现荒原里有牦牛、野驴或羚羊经过时,车厢里呼喊声便此起彼伏,彼此分享着发现的喜悦。我的相机里也留下了几张“羚羊屁股”作留念。

在我的记忆之中,那段去拉萨的旅途,成了一种持久的亢奋和快乐,好像每个人都在渴望一场与拉萨的爱恋,40多个小时的等待、4560公里的路程只是亲近那片圣地前的一个小小预热而已。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宋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