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拉萨 最适看鸟观兽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1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朱敬恩 

标签: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自然爱好者来到西藏看鸟、观兽。但很少有人留意,其实在拉萨周边,便栖息着许多种在其他地区难得一见的珍稀动物。本文作者朱敬恩是观鸟业内的资深人士,他的见闻让我们领略到,日光城的鸟兽竟也如此丰富、独特而精彩。

赤麻鸭、斑头雁、棕头鸥、渔鸥,在布达拉宫背后演绎“四重奏”

拉萨的冬季快9点天才亮,我早早醒来,无聊地看着窗外,忽然听闻野鸭的鸣叫,隔着玻璃窗看见赤麻鸭三五成群,或者二三十只编组成队,它们掠过宾馆上空,向龙王潭方向急急飞去。

赤麻鸭是拉萨最常见的鸟类,当地人管它们叫大黄鸭。大黄鸭的脸面发白,翅膀左右还各有一块油绿色的翼镜,但是这都不是主要特征,它其实真就是大黄鸭,见过一次,你这辈子都不用担心会把它认错。

龙王潭和罗布林卡,来拉萨观鸟的必到之地
宗角禄康也叫龙王潭公园,这里是众多棕头鸥和渔鸥的快乐家园。渔鸥比棕头鸥体型大很多,两者都喜欢在公园上空飞翔,当你将相机镜头对准它们时,布达拉宫的背影自然就成为了画面的背景。摄影/王宁

龙王潭又叫宗角禄康公园,地处布达拉宫北侧。阳光洒下来,一汪水域半是冰封,半是碧波荡漾,冰和水闪烁着不同的光。

除了赤麻鸭,这里还有很多斑头雁。斑头雁是极少数可以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鸟类,可眼前这些鸟放弃了迁徙,它们待在拉萨冬日温暖的阳光里,享受着人类的投喂。这种生活,自然比在风雪和稀薄的氧气中远行幸福得多。

棕头鸥飞得慢,它们悠哉地等待着公园中的游客投喂食物。先前看新闻报道上说龙王潭有很多红嘴鸥,当亲眼看到,我确定媒体给弄错了。时值隆冬,身着冬羽的红嘴鸥和棕头鸥看上去很像,但龙王潭里的鸥鸟并没有一只红嘴鸥,它们几乎全都是棕头鸥。两种鸟的区别细微但却清晰:棕头鸥翅尖有白色的斑点,红嘴鸥的翅尖则是全黑的。对于不熟悉鸟类的人而言,这样的误会并无大碍,拍摄下群鸥在布达拉宫背景前飞舞的画面,那才是令人铭记的经典瞬间。

除了棕头鸥,我留意到公园中还有少许渔鸥,它们统共不过十来只,却因为体型硕大而引人瞩目。十余只渔鸥基本上都是成鸟,黑色的头上和嘴端有醒目的红点,看上去呆呆的。

“看!那儿又有只傻大个!”有游客取笑着它们。他们或许不了解,渔鸥绝对不傻,它们三下五除二就能将一条三斤重的大鱼吃得尸骸无存。

除了藏式园林,结群的大紫胸鹦鹉同样是罗布林卡亮丽的景致。这种鸟在我国其他地区颇为罕见,而在拉萨城区,我们便能与之惬意邂逅。
摄影/朱敬恩

赤麻鸭、斑头雁、棕头鸥、渔鸥,这四种鸟白天在龙王潭过着安逸的生活,傍晚则飞回到拉萨城西北的拉鲁湿地休息。那是一片被保护起来的湿地,除了白尾鹞,这些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敌人,实际上白尾鹞未必就会对它们造成伤害,这些猛禽更多时候将鼠类锁定为主要捕食的目标。

拉鲁湿地里还栖息着许多普通秋沙鸭、赤膀鸭、针尾鸭、白骨顶乃至黑颈鹤,不过这几种鸟似乎看不上龙王潭,它们或者在拉鲁湿地尚未结冰的水域觅食,或者飞到拉萨河里潜水去找口粮。湿地周边没有熙攘的人群,为了保护候鸟,冬季的拉鲁湿地是禁止参观的,不过沿着河道边的马路步行,随处可见的水湾和芦苇丛间,那些候鸟的身影总能抓住你的视线。河道里一半是水,一半是冰,河边杨树的倒影在平静而清澈的水中呈现得过于清晰,给人以幻觉。

城郊栖息着多种珍稀兽类,它们令日光城生机盎然

拉萨的青年旅社,必须是有顶楼阳台的才算合格。找一个躺椅,解开厚厚的衣服,在通透的空气中享受阳光径直而温暖的拥抱。布达拉宫的雄姿就在眼前;脚下阿猫阿狗懒洋洋地躺着、蹭着;天空中野鸭奋力鼓翼而过;远山之处,传来诵经的梵音,巷道之外,有汽车偶尔的鸣笛。拉萨,众生之城的冬季,精彩无限。

雀鸟、黄鼬、岩羊,在圣城聆听神的耳语
拉萨的药王山,漫山都弥漫着鸟类的鸣唱。忽然一只褐翅雪雀收拢翅膀,落在带有六字真言的石板上,四周霎时宁静下来。

罗布林卡是达赖喇嘛的夏宫,游人并不多。花上一个上午,在这里与拟大朱雀、灰腹噪鹛、褐岩鹨等等来个亲密接触是相当惬意的事。而且一群国内其他地区难得一见的大紫胸鹦鹉已经在这里扎根,它们很聒噪,想不遇见都难。

离开罗布林卡,午后我来到城北的郊外。漫步在山间小路上,路边跳出来一只大草鹛,它浑身褐色麻条纹,颜值低得不像话;终于盼到只颜值爆表的鸟——桃红色的曙红朱雀边婉转鸣唱边冲我眨眼睛,它四处跳跃,毫不停歇。天空有高高盘旋的高山兀鹫,山谷间有成群的红嘴山鸦,远处的雪山已经从清晨的金色变成了蓝天下耀眼的白,冷峻得让人渴望又心生畏惧。

在拉萨周边地区,大型偶蹄动物岩羊分布甚广。甚至在一些寺院中,也会与野生岩羊不期而遇。

远远望去,拉萨河在城南静静地流淌,宽广的河床中水量充沛,河面及河滩皆是野生鸟类聚集之地。但拉萨周边的山地植被却不算郁闭,因为风相沉积,有的山坡黄沙漫漫,近乎寸草不生。然而就在这样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只黄色的小兽探出了头,它的眼神比拉萨河的河水还要灵动荡漾。

这是只黄鼬。同行的藏族朋友说,中原地区把它们当作“招财的大仙”,我们这边也差不多。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几分钟后我又见到了另外一种鼬,它站在石块上,而且是笔直地站立着;身材修长,前爪放在胸前,背毛棕褐,腹部白色。这是只香鼬。相比于分布在美洲的、鼎鼎大名的臭鼬,香鼬的知名度非常有限。它们体型曼妙,眼神更具神秘的风韵。

在拉萨市郊,香鼬和黄鼬都很常见。这些小兽为日光城的神性增添了点滴轻灵活跃的生机。

我还在沿途不止一次看到岩羊。腿前侧的黑色纹路是它们显著的特征,不过真正让人为之惊叹的,是岩羊在人类眼底险峻无比的山岭中如履平地的本事。尽管可能有雪豹、金雕等等天敌存在,但是拉萨周边的岩羊很显然还是过得很安逸。它们成群结队边走边吃,即便我下车缓步靠近,也不见岩羊有丝毫的慌张。

西藏的大型哺乳动物很多生活在拉萨以北的羌塘地区,现在经过那一带,不但藏原羚、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的遇见率很高,就连藏狐、棕熊乃至雪豹也有机会看见。作为食物链顶端的食肉动物能够栖息繁衍,说明当地的生态系统处于较为健康的状态。

在拉萨城区,黄鼬是常见的小兽。它们的相貌看上去要比其他地区的同类呆萌许多,在雍仲苯教的五色财神中,黄鼬是黄财神左手上的瑞兽,预示招财进宝。

拉萨的山与寺,承载着珍稀鸟类的生存哲学

在观鸟的圈子中,拉萨南边的雄色寺是绝佳的观鸟胜地。我包车前往寺院所在的曲水地区,司机师傅虽在当地跑旅游多年,却也是第一次来,毕竟那里并非普通游客喜爱的地方,除了像我这样的观鸟爱好者。

雄色寺之所以成为闻名遐迩的观鸟胜地,有两个原因。首先从地理位置上讲,雄色寺深陷在河谷的分岔里,几乎不受风沙影响,山坡之上的水汽得以集聚,植被相对周边地区要茂盛许多;第二个原因是,尼姑们长久以来对冬季食物匮乏,仗着胆子来此地觅食的藏马鸡进行投喂,久而久之,这种生性害羞、在别的地方难得一见的珍稀雉类养成了每天上午来寺院觅食的习惯。

起得最早的尼姑刚刚打开庙门,正好与我撞见,见望远镜和相机,她便知道我是来看鸟的。太阳还没有照进河谷,鸟也没有来。姑娘不会说汉语,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交流——我在手机上打开藏马鸡的照片,她弯下腰,将双手摆在身后侧,嘴里发出嘎嘎的声音,然后指给我藏马鸡会出没的位置。

打开窗帘我看到数万雀鸟
数万只的鸟安静地落在树上,它们看起来非常像普通的麻雀,但仔细观看,可以看出这种鸟与麻雀有着细微但却明显的差异。这些鸟名为林岭雀,在冬季,林岭雀迁徙至拉萨海拔较低的林地、农田边觅食。若意识到危险或者惊扰,群鸟瞬间四散纷飞,如花火绽放。图为林岭雀 Leucosticte nemoricola

估计距离藏马鸡到来还有一段时间,我决定先往上走走,据说那里或许能看到藏雪鸡。就在我们抵达雄色寺上方一座寺庙的同时,阳光也终于触及到了这里。瞬间的温暖,如童年时父母的怀抱一般令人难忘。鸟儿也大为活跃起来,漫山遍野都能听到它们在歌唱。

忽然之间嘹亮的嘎嘎声在山谷间响起,带着回荡的余音涟漪般散开。我低头用望远镜一看,藏马鸡已经到了雄色寺门口。看着刚刚爬上来的蜿蜒山路,我安慰自己:远是远了点,但毕竟藏马鸡算是看到了,继续往前走吧。

藏马鸡令拉萨的观鸟之旅别具特色
对观鸟者而言,雄色寺是观看藏马鸡绝佳的去处。这种生性害羞、在别的地方难得一见的大型雉类,与雄色寺渊源深厚。每当朝阳升起,藏马鸡嘎嘎的鸣声响彻在山谷。
藏马鸡 Crossoptilon harmani

褐岩鹨如荆棘丛中的白眉大侠,腾挪躲闪,轻功了得;鸲岩鹨胸前的羽毛如橘红色的围兜,觅食的时候像是个幸福的吃货;雄性的白喉红尾鸲是安静的美男子,站在枝头自然就是画面的焦点;灰腹噪鹛跳到前一晚僧人准备好的食物前,享受着晨光和早餐。这些鸟在当地算是常见,但行为多样而精彩。我不时驻足观察,遗憾的是,藏雪鸡并没有出现。几位来得更早的藏人告诉我说,这几天藏雪鸡都没有来,这消息让人有些沮丧。

我舍不得下山,无奈半晌也没见到特别的鸟儿,缓步正欲离开,眼睛却还继续盯着沟底不肯放弃。忽然就瞄到一点儿动静——沟底的灌丛下一个橘褐的影子在晃动,那是高原山鹑,非常漂亮的鸟。从额头的珍珠斑到颈项处如山万重的横纹,从眼角的红点到翅膀上鲜明的羽轴,从它迈出的每一步到停下来的每一次张望……高原山鹑的种种体态细节,全都镌刻在我的脑海里。

狼守护着生态系统的健康与稳定
从拉萨开车向北三五个小时,就能欣赏到各种生活在高原上的大型哺乳动物。当一小群藏野驴站在远处注视你的汽车时,或许正有狼默默地盯着它们。图为狼 Canis lupus; 藏野驴 Equus kiang
摄影/崔林

嘎嘎声再次响彻山谷。藏马鸡在召唤,我抢着和时间赛跑——那群藏马鸡即将吃饱离开。我的速度如此之快,几乎是要冲下去的,耳畔唯有风声。菩萨保佑,不,是食物保佑,藏马鸡还在。粮食提供了足够的吸引,尽管大多数都已经离开,或者正在离开,但依旧有那么几只藏马鸡或许是因为贪吃,或许是因为之前忙于其他事情尚未吃饱;总之它们埋头关注于食物,以至于允许我可以靠到十米之内的近距离。

藏马鸡耳后簇羽短小,看起来不如中原地区的褐马鸡那么威风凛凛,却有着静谧通灵的气度。它们不时抬头看看蓝天,任阳光照耀着鲜红的脸庞。

经幡飘舞的山谷,有成群的雪鸽在飞翔
山谷间有成群的雪鸽,风把经幡吹得瑟瑟作响,雪鸽在经幡间飞翔。远处的雪山已经从清晨的金色变成了蓝天下耀眼的白,令人心生敬畏。在神山的守护下,众多鸟兽世代繁衍,它们逐渐成为拉萨新的看点。雪鸽 Columba leuconota

我步入雄色寺的大殿,经殿的香雾中,壁画甚是精美。尼姑不介意我在那些密宗的金刚画像之前仔细端详,一如她们欢迎那些藏马鸡的造访。

这片高海拔的土地不允许你放纵奔跑,也不放任你太过懒散自由。一位懂得汉语的尼姑轻语道:我们能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静静地等待。等待阳光从远山一个山、一个山地照过来,等待鸟儿飞到身边。

责任编辑 / 高新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