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源 这里是千湖之地和湿地王国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1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左凌仁 

标签:

在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规划范围内,不仅涵盖了更高海拔的山地、更多的地貌类型、更多的冰川和湖泊,还涵盖了更丰富多彩的故事。它们承载着整个三江源区域的过往和今天,像是在广袤无垠的自然之间,矗立起一座座精妙绝伦的景观博物馆。

三江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呢?顾名思义,这里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条大江的发源地,一片主要由草原和草甸组成的蛮荒大地,天空是各种“APEC蓝”、“G20蓝”都无法比拟的蓝,白云是各种棉花糖都无法模拟的白净和闲适。绿色的草地上是成群的牛羊家畜,春夏时节会铺满各种各色的花朵地毯。有时候你会看到成群的藏原羚、黑颈鹤或者形只影单的狼、雪豹……但是这些表象的描述,远远不能概括这片区域的特殊性和重要性。

远处湖水中倒映的雪峰正是位于新疆、青海交界处的布喀达坂峰,又称新青峰,海拔6860米
这里冰川面积243.6平方公里,有53条冰川,其中最大的是布喀冰川,长24.2公里。冰川多、湖泊就多。我们站在布喀达坂峰下的湖水前远望过去,只见高耸入云的冰峰与悬挂半空的冰川交相辉映,正是大美之极地。摄影/马宏杰

草场对牧民而言不仅是景观

在三江源调查的时候,经常要雇当地人开车。这些司机都不喝矿泉水,他们只喝可乐、红牛、红茶等“带味儿”的饮料。但在他们看来,外地人似乎有些傻,当地随处都是水,为什么还要喝瓶装的矿泉水呢?我们来自于大城市,水都要经过处理才能饮用,认为饮料里添加了各种东西。但在当地牧民看来,水随处可见,更没听说过水需要用钱买。更让我费解的是,他们认为,水和草是联系在一起的,有草就有水。他们不会说什么三江源,说到三江源和水,他们更愿意说草场。

2009年我第一次来三江源的时候,认识了扎多。他的全名是哈希·扎西多杰,熟悉的人一般都叫他扎多。他自幼在三江源长大,当时是“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的秘书长。当我向他请教这个问题时,他很不以为然地说:“水是草生出来的。有了水,草能长得更好;有了草,水才可能形成、收集、储存、汇流。这些水主要都是草造出来的。没有草,哪有这些水?”原来如此。三江源的一棵棵草,原来担当着如此重要的责任。

俯瞰江多日圣湖
在三江源腹地,人们千辛万苦地爬到山顶或者垭口,往往能发现在不远的低处有类似图上这样的景观——高山湖泊。曾有首歌唱道:“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地球表面上的一滴眼泪”,我不知道歌手是否曾经到过三江源国家公园,但三江源这里的确是“眼泪”最多的地方。

三江源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黑头发的人要依赖于黑毛的牦牛,黑毛的牦牛要依赖于金色的草原。”在他们看来,牛马羊这些财富全靠草场,牛肥马壮羊健康都是草原的恩赐。所以扎多和外来的人谈起三江源保护,谈的总是草原保护,谈如何保护草。

责任编辑 / 青林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