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峡高湖
见证黄河在青藏大阶梯的起伏跌宕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5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范晓 

标签:

黄河龙羊峡段既有峡谷深切的险峻,又有海拔两千多米的开阔谷地,很早以前就是青藏高原东北缘的黄河上游区域适合人类生存的家园。随着1949年以来黄河干流建坝拦沙蓄水工程的开展,具有承前启后功能的龙羊峡,变得愈发引人注目。地质学家范晓从黄河的演变历程着手,为我们讲述了龙羊峡和黄河的关系与黄河龙羊峡段丰富的人文历史遗存……
这是龙羊湖湖尾的野狐峡,因为龙羊湖的回水尚未淹没这一段黄河谷地,它为我们再现了龙羊湖蓄水以前,黄河谷地原来的地理景观。这里属于峡谷之间的宽谷,河床两侧有广阔的滩地,又被称为“川地”,因气候较温暖,又有黄河水的灌溉之利,所以是黄河上游最富庶的农业区。摄影/任兼苏
龙羊峡水库大坝下游的龙羊峡峡谷段,典型的地缝式隘谷,两岸崖坡陡立,近处为花岗岩崖壁,远处为三叠系砂岩崖壁。可以看到峡谷两侧平缓的台地面,它大致相当于黄河切开龙羊峡之前共和古湖盆的盆底。 摄影/任兼苏
从龙羊峡水库,即龙羊湖上空俯瞰,近处是被淹没的黄河左岸阶地,当地也称之为滩地或台地,可以看到岸坡上由红色砂砾岩的层理构成的水平状纹理。远处是黄河右岸被水库三面环绕的茶纳山。 摄影/杜奕星
龙羊湖左岸恰卜恰河河口一带土林—峰丛地貌,可以看到土林—峰丛主要沿台地边缘的崖坡发育,而且这种台地有多级。构成土林—峰丛的是新近系的红色砂砾岩。 摄影/朱伟林

溯源侵蚀,黄河在这里走上高原

人们都知道黄河源自青藏高原,但这并不意味着黄河之水从来就出自青藏高原。黄河的形成演化已有一百多万年的历史,在幼年期,它还徘徊于青藏高原之外,远未达到如今挟世界屋脊之势、气吞万里的程度。而正是在龙羊峡,黄河走出了它成为世界大河的关键一步。

沿着黄河河谷,从地形与地貌的变化来看,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分界,大致在甘肃临夏盆地与积石峡之间,而由积石峡向西至龙羊峡,黄河恰好穿越了青藏高原东北缘的界山——祁连山向东南方向延伸的拉脊山、青海南山。临夏盆地海拔约在1750米至1800米,龙羊峡西侧的共和盆地海拔大致在2600米至3300米,由积石峡至龙羊峡,黄河落差在千米左右,形成了深切谷地以及被多段峡谷分隔的循化、尖扎、贵德等盆地,这一段路程正是黄河由黄土高原攀上青藏高原的大台阶,这个台阶上端最长最险峻的龙羊峡,就是黄河进入青藏高原的最后一道门坎,过了龙羊峡西口,便是青藏高原东北部宽广开阔的共和盆地了。

龙羊湖及其周边区域的卫星图像。龙羊湖在平面形态上兼具龙羊之状,暗合了“龙羊”之名。图片左上方可以看到黄河切穿瓦里关山—野牛山形成的龙羊峡;图片的右上方和右下方,分别是黄河右岸的木格滩和黄河左岸的塔拉台,可以看到严重沙漠化的景象。制图/王岩

河流成长的一个基本方式就是溯源侵蚀,也就是由下游向上游逐渐地侵蚀扩展,那么黄河是什么时候由黄土高原进入青藏高原,并向上发展的呢?河流运动时会搬运泥沙,堆积在河谷中形成河滩,当地壳抬升、河流下切,原先的河滩就会抬高脱离水面,在河流两侧形成阶地。一条河流两侧往往有多级阶地,它表明了地壳运动的多次抬升以及河流的一次次下切,而最高一级阶地泥沙堆积的年代,大致就是这段河流开始形成的年代。

地质学家通过测定黄河不同河段最高一级阶地沉积物的年龄,就推断出了黄河向青藏高原推进的过程:距今约110万年,黄河切开积石峡,开始向青藏高原爬升;距今约60万年,黄河切开尖扎与贵德之间的李家峡;距今约15万年,黄河切开龙羊峡,终于上到了青藏高原的高原面;距今约3万多年,黄河切开了青海贵南南山,沟通了西倾山至若尔盖和扎陵—鄂陵湖区的河段,最终把青藏高原腹地丰沛的冰川和湖沼水源,纳入到自己的怀抱,成就了上自雪域下至汪洋的万里长河。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