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梅里
转山与登山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0日 文章出自: 作者: 张帆 

标签: 德钦县   山地   雪山   

2003年正值藏历水羊年,有大约10万余人到梅里雪山转山朝拜。很少有人知道卡瓦格博不是梅里雪山的主峰。而作者张帆也没有料到:距1991年“梅里山难”10年时,他会在明永村见到遇难登山队员的遗物。
摄影/陆江涛

2003年10月下旬的某一天傍晚,夕阳的余晖洒落在羊咱吊桥上,我沿着摇摇摆摆的桥走过澜沧江,想看看这些在对岸的公路上紧紧临江停放的卡车挂的是哪个省的牌照……它们有的来自四川、云南,也有是从西藏、青海、甘肃赶过来。

藏族人在不同的属相年都要朝拜一座特定的神山,羊年特定要转山朝拜的就是位于云南省与西藏自治区接壤处的梅里雪山。2003年时值“羊年”,更是藏历年中60年一轮回的“水羊年”,“到梅里雪山转山朝拜”自然是这一年中整个藏族地区最重要的事了。

名字含意为“五佛之冠”的吉娃仁安峰,是并排的5个或扁平或尖削的山峰,位于念旨姆峰北侧,海拔5770米。摄影/曹国忠
数百里兀立绵延的雪岭雪峰,占去德钦县34.5%的面积,海拔在6000米以上的便有13座,人称“太子十三峰”。从空中俯瞰,它们各显其姿,又紧紧相连。摄影/欧阳宏生

10万余人的转山之路

羊咱是梅里雪山脚下的澜沧江边公路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一条从德钦县城至雁门乡的土路紧靠着澜沧江峡谷的崖壁傍江而建,它的宽度不到10米,却是在这段峡谷中最为开阔的陆地空间了。然而,那一天我看到十多辆或临江、或紧贴崖壁停放的东风卡车使它的空间一下子少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路面上则充满了围成一圈一圈席地而坐的人,就像是许多奥运会的五环图案连在一起一样。这些圈内之人丝毫不受圈外穿来串去的小孩和骡马的影响,都有滋有味地喝着茶呢。一辆刚刚到达的卡车上站立起男女老少几十人,正在往车下跳,或者忙着把行李扔到地面上,另一辆路过的中巴车上的驾驶员使劲地摁着喇叭想从人群中挤出一条路来……

2003年是农历“羊年”,更是藏历中60年一轮回的“水羊年”,前来梅里雪山转山朝圣
者的人数超过了10万。摄影/杨桦

当天羊咱公路上的情形一片混乱,却也是几个月来我每天下午司空见惯的情形。不用问,身上穿着露出一只胳臂的黑皮袄、手中端着木碗酥油茶的就是最地道的藏族,而那些挂着西藏、青海、四川等省区牌照的卡车,则告诉你几乎整个藏族地区都有人来了。到达梅里雪山脚下的羊咱,才仅仅是漫长转山朝圣路的开始。转山朝圣者乘车到达羊咱吊桥时,多已近黄昏,所有的外转山者都在吊桥旁边的公路休息一晚,次日一早才从羊咱吊桥上走过澜沧江,沿着这条小路开始正式的转山。

责任编辑 / 尹杰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