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鸡鸣岛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4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刘思勋 

标签:

常言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而对于山水皆为钟情的我来说,大概也只有海岛才能满足我对于理想生活的完美追求了。我想象着能在一方美岛深思独处,唯有海天为伴,任由海风吹散愁绪,阳光照暖心房;临晚,能怀揣着五彩的晚霞和满手的海获返回山间的小屋,即便沉醉不知归路,也能在星移斗转的璀璨夜晚中入眠……如今,我站在山东威海曲折的海岸上,遥望着三公里外的鸡鸣美岛,如同遥望着我那触手可及的海岛之梦。

鸡鸣岛上的海草房

薄薄的晨雾让空气充满了海的味道。远处的海水湛如蓝,烘托着若隐若现的美岛;我们能看清的,却只有眼前一汪清澈见底的海水。与早已联络好的岛民郑大叔见了面,问个好,随即上船过海。待踏上鸡鸣岛,深吸一口清新湿润的空气,真似与身后的万丈红尘就此隔绝。走进鸡鸣岛,你才会发现这是座漂浮的海上森林。这里植被茂密,满目青翠,遍植松、柞、榆、朴,碱蓬青青,野葛匍匐,野花芬芳,蜂飞蝶舞,空气清新得令人雀跃。沿着山脊行至海岛的西北、东面,却是悬崖耸峙,礁石密布。站在悬崖之上极目远眺,危峰兀立,山岛耸峙,海岸边那些造型奇特的礁石,千万年来被海浪冲刷和风雨侵蚀,只生得怪石嶙峋,造型奇绝,与起落的海潮、精灵般翩飞的鸥鹭共同构成风景独特的海岛风光,令人遐思不断、流连忘返!所谓“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置身海岛,融入其中,不由得让人衷心赞叹:美哉,鸡鸣岛!

精致的鸡鸣小岛,一个多小时即可环绕一周。一路上,胶东岛民们独有的海草房让我们啧啧称奇。在我的想象中,海岛的日常生活总是阳光明媚的;但郑大叔却告诉我,北方的海岛夏季多雨潮湿,冬季多雪寒冷,所以盖的房子一定要冬暖夏凉、结实耐用。在与世隔绝的海岛,岛民们盖房只能就地取材,于是以厚石砌墙,以海草覆顶,创造出这种独特的海岛民居。每当肆虐的狂风和滔天的巨浪与鸡鸣岛渐行渐远,岛民们就知道,这正是搜集海草的大好时机。用来盖海草房的“海草”生长在5—10米的浅海,是一种大叶野生藻类,只有在大风大浪时才被成团卷到岸边。海草里含有大量的卤和胶质,晒干后会变得非常柔韧,用来苫盖屋顶可以防虫、防霉、防火。苫房时,每一层海草中再加一层麦秸,能让房顶更加结实。据说,苫盖的海草最厚处可达4米,盖一座海草房所用的海草常常达5吨以上。而为了防止台风把海草刮跑,朝海的一面还要罩上渔网,并用石块等重物作坠子垂脚。著名画家吴冠中曾经赞誉海草房的渔网,“仿佛妇女的发网,却也添几分俏丽!”如果诗人海子有知,我想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应该会是一座海草房吧!

当郑大叔把我带到他家时,我不由得眼前一亮。海岛边,他盖起了一座明亮的房子和宽敞的院落,还用翠绿藤萝给外墙披上了一件绿色“外套”;海参池建在一旁,把整座房子衬托得如同一座水上宫殿;由于房子几乎贴着海平面,为了上岛方便,郑大叔还依照山势,一镐一锹地在火山岩上凿出了一条狭窄的“天梯”小路。走进这座海景房,透过明亮的落地窗外,就是波平水碧的海湾和浑然天成的礁石,你不由自主地就想在这里枕着波涛,沉沉入眠。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