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塘 藏北荒野上的生命之光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3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梁旭昶 

标签:

羌塘是世界平均海拔最高、气候条件恶劣的荒原,一直都被视为“无人区”和“生命的禁区”。但这些却是大自然赠予荒原上所有野生动物的礼物。这里保存了世界上少有的、未经破坏的完整高原生态系统,生活着数量繁多的野生动物。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和原始美,与现存的世界上游牧生活保留最完整的藏族牧民一道,绽放出属于这片荒野的生命之光。
苍茫的羌塘荒野,藏羚羊的乐园
作为典型的高寒草原生态系统,羌塘高原的植被比较稀疏,地表常见的植被是蒿草与针茅草。尽管如此,这片荒野之上依然生活着诸如藏野驴、藏羚羊和野牦牛等大型食草动物。跋涉在羌塘的人们,偶尔会在草原和天际相交之处与藏羚羊群不期而遇,成年雄羊如利剑一般的长角直指蓝天,雌羊和小羊悠闲地在草地上觅食。在青藏高原,这样的景象曾一度由于猖獗的藏羚羊盗猎活动变得难得一见,随着保护力度的增加,这种青藏高原特有的有蹄类动物种群也在逐步恢复。201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发布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藏羚羊的受危级别已经从“濒危”降低到了“近危”。

“她是天堂的中点,她是地球的核心,她是世界的心脏。白雪环绕,群山巍峨,土地荒蛮。所有的河流,从这里起源。”这是公元8—9世纪西藏的一位无名诗人对羌塘的描述。诗意而又准确的表达,尽显在那个久远年代的人们对这片辽阔高原的认知。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如果想表达世人对这片土地的认识,我们也很难找到比这首诗更精炼和准确的字句。

羌塘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北方高地”。在青藏高原的最西北部,北边的昆仑山脉自西向东延展,牵手西边的喀喇昆仑山脉自北向南开始圈地,在与南方的冈底斯—念青唐古拉山脉会合后,停下了脚步,三条漫长绵延的巨大山系环抱着一片半封闭式的台地,这里就是羌塘。这片荒原自西北往东南倾斜,中间被横亘的山脉分割成几条宽谷,谷地又被大大小小的山切分成大小不一的盆地,盆地底部是大大小小、星罗棋布的湖泊,或者湖泊退缩而成的湖积平原,边缘则是纵横交错的山系和间或耸立的雪山。

羌塘总面积近70万平方公里,差不多等于德国、英国再加一个冰岛的国土面积。这里平均海拔超过4700米,气候干燥而寒冷。羌塘牢牢占据着中国地势的最高一级台阶,是世界平均海拔最高、气候条件恶劣的荒原,一直都被视为“无人区”、“生命的禁区”。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的科学家曾根据人口密度、道路密度、人类利用土地的面积、房屋设施的数量等计算人类足迹指数,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最后的荒野”——每个生态区内人类足迹指数小、面积广阔的区域。结果显示,羌塘是与南极、北极并驾齐驱,人类足迹指数最低的“第三极”。

好胜的藏野驴和高原巨兽野牦牛分享着草原
有过驱车进入羌塘高原经历的人会注意到一种独特的食草动物——藏野驴(上图 摄影/吴秀山)。和藏羚羊一样,藏野驴也是一种喜欢群居生活的有蹄类动物,这种动物还有一个有趣的习性——喜欢与汽车赛跑。当有汽车出现在视野内时,擅长奔跑的藏野驴会奋力向车头的方向冲刺,看起来像是要“包抄”这些钢铁的不速之客。但为了双方的安全,在野外驱车刺激野生动物的做法是不可取的。羌塘高原也是高原巨兽野牦牛的主要分布区,长久以来人们对这种动物的了解比较有限。根据2018年胡一鸣、胡慧建团队的研究成果,羌塘地区的野牦牛种群数量在11000头到21000头之间。不过这些年来,野牦牛的分布区一直在缩小,通常在羌塘高原的腹地才能见到它们的踪迹。

初到羌塘,出于对大自然的热爱,我对人类充满“敌意”

机缘巧合,我2010年来到羌塘,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持续工作8年,直到现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羌塘的无人之境对于西方探险家具有独特的吸引力。1901年,就在发现楼兰古城的旅行结束后不久,瑞典人斯文·赫定的探险队进入羌塘。他事后写道:“世界上没有比这里更壮观的景象。每一天的跋涉都会为你带来难以想象的美丽景色。”1903年,英国陆军上尉赛西尔罗林也抵达羌塘。他描述过这样的场景:“从我面前开始,视线所及全是藏羚羊。最大视野范围中,不断有新的群体出现,平均每个视野至少有15000到20000头藏羚羊。”     

责任编辑 / 左凌仁 金畅南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