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簪花:发上花开尽芬芳

    在古代,人们曾少也簪花、老也簪花;女也簪花,男也簪花。簪花带来美,簪花也带来恩荣,正所谓——草木无情人有情。

  • 剪发 | 一头青丝竞自由

    留长发,还是剪短发,完全是个人的自由,然而这“简单”的自由,在百年前的“五四”时期,却迸发出一场耀眼的“女性身体革命”。由女性呼唤出的……

  • 爱眉说

    在秋水盈盈的眼波之上,画一横眉黛,如蚕蛾,如新月,如远山,如桂叶……这些眉名何等诗情画意。中国人的眉妆更胜眼妆,“美眉”才是“美人”。……

  • 走马灯为什么没有变成燃气涡轮机

    花灯里,有飞翔的鸟,有奔跑的马,有舞蹈的人。这项古老的技艺,给古人单调的生活,增添了无数美妙感受。中国人让走马灯“走”了起来,不过,这……

  • 谁拾了我的手帕

    只说出手帕这两个字,便带着满满的怀旧,也含着切切的私情。价值低廉的信物中,它最私密,东西文化里,它是共同的爱物。且看诗情画意的中国罗帕……

  • 谜一样的王母娘娘

    这是众神中别称最多的一位,身份曾扑朔迷离;还是多重神格集于一身的大母神,而性别却曾雌雄莫辩。王母娘娘的变形记,印证了先人从自然崇拜到世……

  • 一个人的解放之路

    张英的解放,是一条漫长的路。他从背着小白布包离开家乡,成为后方医院的一名护士开始,随着一场场战争而成长:司药、助手、拿手术刀的外科大夫……

  • 礼王园
    王爷的『大宅门』

    在北京西郊海淀区西南,隐着一处园林,穿过长长的胡同入得园门,眼前豁然开朗:朱红的廊柱、彩画的梁枋、堆叠得近乎滥觞的青石假山,配合着中轴……

  • 传奇世家的功过是非
    辜氏家族

    这是一个饱受争议的家族。自满清以来,戴在这家人头上的帽子既有『汉奸』、『民族败类』、『台独大佬』,也有『怪才』、『红顶富商』甚至『两岸……

  • 北宋皇陵大宋王朝的背影

    凄惶的草木湮没了曾庄严肃穆的神道,泯灭了方形陵台的棱角和其上的朱色印痕,只有默默屹立于此的石像生和柏树,还记得千余年前大宋埋葬于此的迁……

推荐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