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集令

请作者本人与CNG联系,
010-64865566-226,
我们将为您同步地理网账号或丰富和完善专栏主页。

分享

  • 长耳鸮“最后”的晚餐

    长耳鸮是种比鸽子略大的猫头鹰,头顶有兔耳朵般的羽簇,十分可爱。这种鸟儿白天闷头睡大觉,只在夜晚活跃,所以很难观察。每年秋末,一些长耳鸮……

  • “黄大仙”奇遇记

    在我们中国,黄鼬可以说是最常见、最著名的鼬科动物了——它不仅遍布全国,还能在人类身边扎根生存,甚至成为城市小区里的邻居。关于它的传说更……

  • 河道淘宝

    小时候学国画,画金鱼,总要添一种特定的植物点缀,老师说叫金鱼藻——这就是我最早认识的水草。大概是先入为主,时至今日,金鱼藻依然是我心中……

  • 螳螂捕蝉

    “螳螂捕蝉”人人耳熟能详,可是亲眼见过的却不多。看上去细瘦文弱的螳螂,如何降服粗壮坚实的蝉?我作为一个螳螂迷,多年来一直在野外寻找着螳……

  • 黑水鸡“坐月子”

    2017年春夏之交,天赐良机,我能有将近一个月时间与一个黑水鸡家庭近距离接触,对这种貌似熟识、实则陌生的“大俗鸟”,又增进了不少了解。

  • 花鼠大搬家

    这只花鼠妈妈,我给它取名普蕾迪(源自英文单词“pretty”,因为它相貌俊美)。5月底,它展开了一场大搬家。搬家行动中,它和四个孩子的表现,让我……

  • 那群鸭子的家长里短

    为何我对绿头鸭如此偏爱?只因少年时我有一段养鸭经历,对家鸭情有独钟。后来喜欢野外观鸟,作为家鸭的野生祖先,绿头鸭就顺理成章地在我心中坐……

  • 雀鹰:伏在窗外的杀手

    在我生活的城市里,时常能见到一种鸽子大小的鹰——雀鹰。它行踪隐秘,我发现它往往不是靠眼睛,而是靠耳朵——当树上麻雀的叽喳声、喜鹊和灰喜……

  • 大麻鳽,冬日里的约定

    黄昏一片寂静,我开始担心大麻鳽起床太晚。如果它天黑才动弹,那我也很难看见了。光线越来越暗,眼前的影像变得模棱两可,总感觉它挪动了,但又……

  • 夏日残忆

    这条山路,每年夏天我都会走很多次。每次走,就像在看大戏:蝽、蝉、螳螂、蝗虫、马陆、蛇……演员众多,角色各异,故事情节曲折跌宕,甚是精彩……

推荐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