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技
一阖一辟无穷变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8年第07期 作者: 王可 

标签:

20世纪80年代官方做了一次统计,发现中国武术流派不下129种,而奇兵怪器更是不可计数。如果将中外的技击术来个对阵的话,西方屈指可数的拳击、格斗、击剑会显得多么黯淡无光。同是技击术,为什么中西方会展现如此不同的面貌呢?
少林寺白衣殿内的拳谱壁画,绘制于晚清。

1923年8月12日晚,灯火辉煌的上海法租界巨艾达路国际竞武场,一场特殊的拳击擂台赛即将开打。双方选手往台上一站,观看比赛的人都大为吃惊,白俄拳手裴益哈伯尔个头足足比身材精悍的挑战者 —— 中国人朱国福高了20几公分,而且也粗壮一大圈,赛前称重裴益哈伯尔重了32磅,这完全像是一头野牛对阵一只山猫的比赛。

赛前,裁判曾斩钉截铁地表示:“不能打,要死人!”朱答:“不怕死!”朱国福为何执意要打这场比赛?因为在那个时代,洋人的拳师、东洋的武士常常在中国耀武扬威,到处挑衅。这个裴益哈伯尔已经摆了10天擂台,击败了一些攻擂的人,于是放出狂言:“中国哪儿有武术?哪儿有武术家?”朱国福此来,可以说是中国人为捍卫民族尊严的一场殊死战斗。

擂台赛拟六个回合决胜负。首个回合,朱国福用摆拳,出左打左,出右打右,屡攻白俄拳师头部。对方回以直拳、摆拳猛击朱国福头部。由于朱是仰攻,效果不好。当然,由于灵活性远胜对手,也没有吃什么亏;到了第二回合,朱国福近身贴上白俄拳师,直拳、勾拳并用,对手胃部狠狠吃了一记重勾拳,白俄拳师倒抽一口冷气,差点踉跄摔倒;第三回合,找到对手弱点的朱国福步步紧逼,展开贴身战术,对方擅长的直拳、摆拳根本难以施展,只得用勾拳去攻击朱的左右肋部,但被朱用双肘轻松化解,尽显疲态,还不得不常常用手臂护住被对方频繁攻击的胃部;第四回合时,看对方脚下已经颠颠倒倒,朱国福突然开始运用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神奇步法,直拳、勾拳更像雨点般打中对方胃部。白俄拳师此时已经目光呆滞,左拳无力地下垂,朱国福抓住机会,一记直拳猛然击去,对方翻倒在地,口吐白沫,再也无力站起 ……

顿时场内掌声雷动,人们拼命跺着脚下的地板宣泄激情,据说一下子就把武场的地板跺垮了。在完全由拳击规则规范下的比赛中,朱国福仍然占尽优势,既显露出武术对人体能力的良好训练,又发扬出武术灵活机动、充满战术智慧的长处,中国武术不如洋式拳击的传言不攻自破。

责任编辑 / 张婷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