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暗器:含沙以射影,杀人于无形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5年第11期 作者: 冷月如霜 

标签:

伤人于百步以外,杀人在无形之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暗器。从俯拾皆是的飞花摘叶,到闻之色变的暴雨梨花针,暗器也随时代变迁发生了多次变革,最终是工业化的火枪,终结了暗器的黄金时代。
暴雨梨花针
暗月无光,天昏地暗。侠客手一甩,一簇暴雨梨花针扑面打来。南宋时,暗器江湖被针占据。只要轻轻一点,刺破皮肤,喂了毒的针就能致人死命。在便携和威力两派之争中,便携派还是占据了上风。

暗者,不明也。顾名思义,暗器是那些不显露于外的兵器。由于能在战斗中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暗器也在武侠世界中占了一席之地。在《封神演义》中,周将邓婵玉所使的五色飞石,被认为是最早的暗器。尽管暗器随着时代变迁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我们对于暗器的发展历史却知之甚少。只能以金庸所著小说为参考,梳理一番暗器的发展。

飞花摘叶均可伤人

暗器虽然远比普通兵器轻便,但随身携带毕竟也要消耗体力。为了增加携带的便携性,使用者似乎只能减少携带暗器的总数,或减少单个暗器的重量。然而这却降低了暗器的威力。有人说武至极境后飞花摘叶均可伤人,身上哪怕带片纸也能致敌人于死地。倘若真的习武到这等境界,世间便处处是大杀器了。不过,有如此至高武艺的人毕竟是少数,因此,武林人的暗器,依旧是不可或缺之物。

但后世的暗器大师们依然从“飞花摘叶均可伤人”中提炼出了新的理论依据:如果一件暗器极易获得,那么就不必随身携带。暗器使用者只需要在紧急时随手寻找到这些暗器即可。比如在江湖上属于入门级暗器的飞蝗石,就是随处可见的鹅卵石。它不但坚硬,而且还易于在倒地后获得。中弹者,也会落得个头破血流的下场。从这个角度来说,后世的板砖和折凳按严格的定义说虽不能说是暗器,但其精神是一脉相承的。而另一些暗器大师则认为,倘若一些暗器还有武器之外的用途,那无疑更增加了其隐秘性和便携性。此类暗器的代表当属金钱镖。谁能想到,随身携带的金钱居然能起到武器的作用呢?

一掷取人命
在暗器家族中,手掷类暗器由于不需要额外借力,最为普遍。图为民间高手制作的六角飞镖。虽不能使得出神入化,但击中10米外的目标,并非难事。供图/东方IC
图中就是大名鼎鼎的“血滴子”。传说它形似鸟笼。投掷后可远距离取人首级。供图/东方IC

要说到将便携性和威力均做到极致的暗器,那就不得不提北宋时逍遥派的独门暗器——生死符了。在《天龙八部》中,生死符可用任何含水的液体制成,所需不过“倒运内力,将阳刚之气转为阴柔”,“使掌心中发出来的真气冷于寒冰数倍,清水自然凝结成冰。”发射之时,生死符又专打人的穴道。发作之时,“一日厉害一日,奇痒剧痛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要解生死符的毒性,唯有学习逍遥派的天山六阳掌,这对于非逍遥派的人士,抑或武学修为不高者,谈何容易?至此,暗器终于打破了必须随身携带的桎梏,突破了造成外伤的局限,达到了随时制作,对人造成精神打击的新高度。这种依靠物理学、生物学以及空气动力学的知识方能至臻的暗器,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冷兵器时代的暗器之王。

责任编辑 / 杜聪  图片编辑 / 朱浩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