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位诏书的背后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7年第06期 作者: 白马书生 

标签: 秘档   

公元960年正月初四的午后,开封府后周皇城中的正殿崇元殿内,后周的文武百官们汇集一堂,静静等待着一个重要仪式的开始。在陈桥驿黄袍加身的赵匡胤,即将接受后周恭帝的禅让,成为名正言顺的一国之君。时间已经到了晡时(下午4、5点钟),日影西斜,皇家典礼很少有这么晚举行的。百官们的班列已经排好,内侍们准备齐了仪仗,赵匡胤的礼服也穿着停当了。但仪式还是迟迟没有开始。原因看似很小,却干系重大:后周恭帝的禅位诏书还没有准备!

后周恭帝是个不满9岁的孩子,当然不能亲笔撰写诏书。而陈桥兵变从事发到赵匡胤率领人马进入皇城,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恭帝周围的臣子,自顾尚且不暇,哪有精力为恭帝起草诏书呢?至于赵匡胤,则一直摆出一副万不得已的样子,在恭帝母子面前痛哭流涕,表示取而代之并非自愿。自然,禅位诏书也不可能从他自己手里或是他的亲信那里拿出来,否则那些“逼于无奈”的表态,岂不成了笑话?

可没有禅位诏书,禅代典礼就不可能进行下去。赵匡胤称帝的第一场典礼,难道就要因为这样的变故而不了了之吗?此时,有人站了出来。这个人名叫陶穀,是后周的翰林学士。只见陶穀不慌不忙地从袖子里掏出一样东西来,躬身施礼:“万岁请看!”他手中竟然是一份禅位诏书!

陶穀犹如变戏法一样献上的诏书,在禅代典礼上起了大作用。本来被迫停滞的仪式,得以顺理成章地进行。赵匡胤也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开启了上下三百年的赵宋王朝。然而,陶穀这份诏书,背后却是大有文章。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