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那些“性”的教育试验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8年第04期 作者: 清平乐 

标签: 读史笔记   

著名导演李安在其经典电影《喜宴》中有一句台词,叫做“中国人五千年的性压抑”,今人颇以为然。不过在程朱理学兴起之前,中国人大致是能坦荡荡讨论性的。荷兰学者高罗佩(R. H. Van Gulik)曾对汉代以来的房中术进行过考察,得出一个结论,两汉时期,房中术被视为严肃医学的一个分支,并不是什么猥亵之行。后来,房中术甚至被与道家的延寿、登仙等联系在一起,成为养生术中的一个重要内容。

这是1927年的一次卫生展览。通过这样的公众展览,人体生理学不再局限于知识界之中,真正走向了百姓。
供图/FOTOE

不过待到近代西潮冲击之际,中国人已在禁欲的理学思想下,表里不一地生活了近千年,再加上西方全新的性学观念和研究视角,所带来的冲击,颇有点火星撞地球之感。

那位为变法而流血牺牲的戊戌君子谭嗣同,在其名著《仁学》中开始讨论起这“羞羞”的问题。他的观点是中西结合,中体西用,即在中医以“精气说”为核心的身体观基础上,辅以西医的解剖学知识,为此要绘图列说、制作可拆卸的人偶道具,并要“多开考察淫学之馆,广开阐明淫理之书,使人人皆悉其所以然”,正式提出了性教育的主张。

东瀛传来的性学宝典

在中国,最早登上讲堂公然谈“性”的人之一,是鲁迅。这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革命导师,其实是个懂人欲之人。

责任编辑 / 马赛屏  图片编辑 / 朱浩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