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画珐琅:最洋气的御用瓷器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20年第08期 作者: 喻翔 

标签: 文物故事   

看似一个西方文化迷,实则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天朝上国﹄式的傲慢。乾隆时期生产的洋气十足的珐琅彩瓷,便是这种矛盾的产物。
洋气的“大清制造”
图中这件画珐琅花卉纹水浇,手把呈卷草形,器身下部呈螺壳形,遍体彩绘各类花卉,是欧洲18世纪最流行的洛可可风格。它与一种贝壳形盘搭配,源于欧洲人的餐前洗手礼,后来成为一种奢华的陈设品。但这却是地地道道的“大清制造”。乾隆帝是一个西方文化迷,曾命令广州、景德镇等地制造了一批西式的御用铜胎、瓷胎画珐琅器。也许,这些器具满足了他对“天朝上国”统驭四海的幻想。

紫禁城里的洛可可风

乾隆元年(1736年),新皇帝上任的第一年。四月十七日,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呈给皇上一对洋漆二层子母盒后,收到了一道圣旨:“照样烧珐琅子母盒一对,其托泥腿(传统家具上承接腿足的横木或木框,使腿足不直接着地)放高些。钦此。”

看来,乾隆对“子母盒”情有独钟。啥是“子母盒”?这里指的是一种以西洋子母画为装饰的盒子。而所谓的子母画,其原型是基督教文化中的圣母玛利亚和圣子耶稣画像,这也是西方绘画史上的一个重要母题。

清乾隆 胭脂红蓝地轧道珐琅彩折枝花纹合欢瓶 故宫博物院藏
摄影/动脉影

造办处珐琅作的官员和画师们,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信号:紫禁城里的审美风向变了,新皇帝是一个西洋文化迷。果然,据清宫档案记载,贺金昆、戴恒、汤振基等几个从雍正时代就在造办处画珐琅的老画师,很快就遭到了裁员或调职,而乾隆亲自下旨招聘的新画师,大多来自广东。广州是当时全国唯一的对外贸易口岸,广东的画师自然也是最早接触、也最熟悉西洋画风格的。

乾隆为何要改弦易调?一方面,是为了在执政之初,创造出有别于雍正时期画珐琅风格的作品,展现新朝气象;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对西洋画感兴趣。早在康熙年间就进入宫廷效力的意大利画家郎世宁,就是在乾隆时期迎来了事业的黄金时期,乾隆曾盛赞他是“神笔”,写真画“著色精细入毫末”,“无过其右者”。

责任编辑 / 陈伟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