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罗布泊
重现的钾盐湖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10期

标签: 若羌县   工业地理   工业基地   

罗布泊,一个曾经吞噬彭加木、余纯顺生命的死亡之地,如今盐湖荡漾,重新拥有了近200平方公里的广阔水域。当公路、铁路、电话、宽带都通到了罗布泊腹地,这里正在发生、将要发生怎样的巨大变化?经过一系列特殊审核程序,作者深入罗布泊,为我们带来出人意料的发现。
四季的“冰雪世界”
盐湖的“航空母舰”
罗布泊盐田利用天然卤水资源制取硫酸钾的工作现场。一年四季,罗布泊盐田周围都像是“冰雪覆盖”的白色世界(摄影/高宗麟)。
灯火照亮波平如镜的浩瀚盐湖,钾盐基地的厂房仿佛漂在湖上的航空母舰。经历过艰苦的起步和发展历程,罗布泊腹地已经由人迹罕至的死亡之海演变为碧波荡漾、机器轰鸣的现代化工厂。通过精心设计,钾盐基地的原料厂、硫酸钾厂、热电厂等一系列的厂房、车间以及办公楼组合成为“航母”的形状(摄影/UGI)。

一个世纪以来,罗布泊由一个浩瀚大湖,变成了干涸的“大耳朵”(在遥感图像上,干涸的罗布泊呈现神奇的耳朵形状)。数千年来,罗布泊及其邻近地区,曾经有过辉煌灿烂的一页,但最终都被漫漫黄沙所掩埋。现如今,随着大型钾盐矿的开采,无边无际的盐湖重现。现代化的进程,逐渐掀起罗布泊神秘的面纱,曾经的死亡之海,拥有了全新的景观与全新的未来。

艰难的寻找
开展了一系列的科学考察
为了寻找钾盐资源,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综合科学考察队、新疆地质矿产局、中国地质科学院、若羌县地矿局纷纷对罗布泊开展了一系列的科学考察,发现了一些钾矿物、矿点,但并未找到具有工业价值的钾盐矿床。图为科考队在荒凉的罗布泊地区露营、休息。
“生命禁区”
重现碧波荡漾
在湖边宛若到了海边
罗布泊曾是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干涸后即成“生命禁区”。如今,钾盐湖的面积已经近200平方公里,站在湖边水天一色,宛如到了海边。上图为工作人员从盐池中提取卤水样品进行化验。下图为卤水中绰约闪现、晶莹剔透的盐花(摄影/高宗麟)。卤水蒸发的过程中盐分析出形成各种形态的结晶体,被称为盐花,也叫盐牙、盐珊瑚。

罗布泊游移湖之谜

中外科学家们曾对罗布泊的确切位置争论不休,引出了“罗布泊游移说”。此说是由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提出,他认为罗布泊存在南北湖区,由于入湖河水带有大量泥沙,沉积后抬高了湖底,原来的湖水就自然向另一处更低的地方流去,又过许多年,抬高的湖底由于风蚀会再次降低,湖水再度回流,这个周期为1500年。

近年来,中国科学院罗布泊考察队发现,罗布泊和喀拉和顺湖都是平原中局部陷落的小洼地,但罗布泊最低处为海拔778米,喀拉和顺湖最低处为海拔788米。按照水往低处流的规律,不可能发生罗布泊倒流喀拉和顺的现象。根据在罗布泊湖底钻探取样的碳14年代测定结果,湖底沉积物1.5米深处是3600年前的沉积。这说明3600年以来湖泊的沉淀作用一直在进行着,并不像斯文·赫定推测的罗布泊1500年左右便会形成10米以上厚度的沉积物。

在罗布泊竟然碰到一场中雨

8月26日,当我乘车前往曾经吞噬彭加木、余纯顺等人生命的罗布泊,就做足了接受“烤验”的准备:穿好防晒服,擦上厚厚的防晒霜……然而车辆驶出炎热的哈密市区,向着罗布泊腹地一路行进的时候,却感觉天气越来越“舒适”。大朵大朵的云遮住日光,风在旷野上嗖嗖地吹过,带来阵阵凉意。当车开到距离罗布泊镇大约80公里的地方,天上竟然掉起了雨点,而且越下越大,几乎到了中雨的量级。

责任编辑 / 王晶晶  图片编辑 / 宋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