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飞蚊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09期 作者: 曾笑菲 

标签: 生物地理   

飞蚊是生活中最为常见的昆虫,也是最让人痛恨的吸血鬼。它们仿佛人类与生俱来的冤家,即便是通晓蚊子行为习性的研究者,也不敢说对这些小飞虫有着全方位的洞悉和了解。进入秋季,全国各地的蚊子依旧活跃,面对耳畔的嘤嘤侵袭,我们该如何应对?
中国常见吸血蚊
白纹伊蚊
在显微镜下,一只刚被捕到的白纹伊蚊身体处处细节暴露无遗。这种黑白相间的飞蚊,又名亚洲虎蚊,分布在我国北纬42°以南的广大地区。白纹伊蚊多在白天活动,嗜血凶猛,敏捷善飞,室内外角落、容器中一点点积水,就可能成为它们繁殖的温床。
摄影/张超

清凉的夏夜,睡眠总是绵长沉实,忽然间耳边萦绕起嗡嗡声,蚊子似乎将我视为一顿美餐,一座宝藏,久久挥之不去。早晨起来,但见胳膊上有两处圆润的红肿,间杂着若干微红的抓痕。

母亲看到后,关切地对我嘱咐:不要把蚊子放进室内。她看电视,报道说浙江有女子因被蚊子叮咬而感染乙型脑炎,还有人因为拍死吸血的蚊虫,而被蚊子残骸中的细菌感染身亡。

咬我的蚊子安详地趴在雪白的墙壁上,身体黑白条纹相间,纤细的后足优雅地翘起,腹部膨大而暗红,仿佛装满红酒,又好像一块琥珀——那是我的血。

摄影/刘馨阳
中国常见吸血蚊
淡色库蚊
不同于伊蚊,体色简洁暗淡的库蚊通常喜欢夜间出没。在中国北方,淡色库蚊是最为常见的吸血蚊。图中展示的是一只淡色库蚊的头部特写,那对由无数小眼组成的复眼,金属光芒亮泽。相比于人,蚊子的眼睛不仅视野宽阔,还有着更高的分辨速度,在它们看来,时间的流逝从容缓慢,于是在我们击打飞蚊的那一刻,它们往往可以提前预判,振翅飞走。
摄影/张超
吸取一杯“苹果汁”
蚊虫通常以植物糖分和脊椎动物的血液为营养来源,但其中一些种类口味比较独特。一只蚋落在天蛾幼虫的身体上,吸食其绿色的体液,就像惬意地吸着一杯苹果汁。天蛾幼虫对此毫无察觉,在被叮咬的过程中,它还贪婪地吃掉了几片嫩叶。

蚊虫之扰,庄子亦不能寐

人类和蚊子的纠葛由来已久,被这种小飞虫扰了清梦的人也不止我一个。蚊子的斑斑劣行,令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不堪其扰。战国时期庄子有言:“蚊虻肤,则通昔不寐矣。”看来纵使心境旷达如庄周,面对蚊子的袭击,也难以安然入睡。

责任编辑 / 高新宇  图片编辑 / 宋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