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西藏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09期 作者: 单之蔷 卡布 

标签: 西藏   天文地理   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   星空天象   

古格因星空更深邃
古格王朝遗址的照片很多,但是星空下古格王朝遗址的照片却很少见到。原因是要拍到这样一张照片,耐心等待晴朗无云的夜空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把夜晚当成白天,把景观夜晚的样子拍出来”这样的想法和意志。大多数摄影人缺乏的是这样的想法,因此夜晚的古格王朝遗址的照片就只能首先出现在卡布这样视夜如昼的摄影师手中了。这幅古格王朝遗址的照片所呈现出的意境,像星空一样深邃、宁静……如果不是满天的繁星,我们可能不会相信这是一张深夜拍摄的作品。古格遗址的每一处殿宇、每一处残垣断壁,都是那样清晰逼真地呈现出来,此时月亮正在东方悄悄地升起——月光从画面左侧照入,正是这种侧光,在照亮遗址的同时,又布下阴影,这明亮与黑暗把整个遗址勾画得凸凹有致,层次分明,甚至画面中间那两道弯弯的车辙,也因为阴影的缘故吸引着人们的目光,把人们的思绪引向古格那深邃的历史中去。
摄影:卡布
拍摄地点:阿里地区札达县古格王朝遗址
拍摄时间:2012年12月4日23点24分
羌塘高原的大月亮
这幅照片好似童话中的场景:大大的月亮,天空中一朵祥云,线条极简单的土山。画面中的元素极为简单,但整个画面却有一种感染力,可能是因为我们这些城里人极少能见到这么大、这么亮的月亮吧。仔细看,可以看到月亮上的地形地物——一些环形山和一条条放射纹清晰可见。这要感谢西藏羌塘高原上洁净、干燥、稀薄的空气,还没有光污染的环境吧。
摄影:卡布
拍摄地点:那曲地区尼玛县达则错湖边
拍摄时间:2009年10月3日21点11分

一件大事发生,但很少有人关注:星空从人类生活中逐渐消失

自从19世纪末,确切地说,是自从1879年10月21日,美国发明家爱迪生点亮了世界上第一盏有实用价值的电灯开始,并伴随着日后电灯的日益普及,有一件重大事情发生,但很少有人注意或提及,这件事就是:星空作为一种景观,正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至少是对生活在城市里的人而言。

有天晚上出门,抬头看了看夜空(我家住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附近),空中有几个红红绿绿的光点在闪烁,我知道那是公园中人们放的带灯光的风筝。有人说,北京人已经30多年未看到夜空中的银河了。我搜寻了一番夜空,只看到几朵云。我的这番举动已经有些奢侈,北京人现在可能没有谁能奢望看到银河了。因为雾霾的原因,一年中有多少个白天能看到太阳也已经成了问题,我对这个问题并不忧虑,因为这是空气污染的缘故,还可以解决。但对夜晚在城里看星星和银河,我却不抱什么希望。尽管天文学家说这也是污染——光污染的缘故,但光污染与空气污染是性质不同的两回事。

雾霾类的污染空气遮挡太阳的光辉,这是工业化的副产品,并不是人类需要的。但灯光这类人造光源(指电灯,而不是蜡烛和油灯等)却是备受赞誉的人类的伟大发明,“灯火辉煌”、“不夜城”这样的词汇显然是赞词。人造光源已经成了人类生存环境的一部分,与人类如影相随,不可分割。很难想象人类今天离开人造光源会是什么样子,不是说人类离开了人造光源活不下去,而是说如果那样的话,人类就不是今天的人类了。哲学家说,人与物的区别在于人没有本质。人是什么,关键在于人如何去“是”。人如何去“是”呢?靠技术和工具去“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人造光源已经参与了人“是”什么,即人的本质的塑造过程,成为人的构成的一部分。

人创造了城市,城市有夜生活,夜生活是人造光源下的生活。也可以说,夜生活是“人造的白昼”。人造的白昼遮蔽了星空,驱走了银河。

责任编辑 / 高新宇 黄菊  图片编辑 /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