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大脑与侯艺兵的镜头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2年第03期 作者: 王莉 

标签: 地理人物   

2001年底到2002年年初,中国科学界相继评选出“20世纪中国重大工程技术成就”和“2001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人们在关注这些对中国产生深远影响的事件时,做出成就的科学家们却往往不为人所知。摄影家侯艺兵花了10年时间追踪拍摄了近千名中国的院士和学者,用他的镜头记录了一系列具有历史意义的个性瞬间。
侯艺兵:1955年出生于云南昆明,原籍河南,现任北京应用物理计算数学研究所编辑。80年代开始从事摄影,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1990年开始拍摄中国科技界人物,10年中记录了自然科学、工程技术和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近千位院士学者的图片史料,被中国照片档案馆、中国革命博物馆等有关部门征集收藏。

拍了10年中国院士的摄影家侯艺兵,还清楚地记得1991年拍摄数学家陈景润时的情景:

“陈景润是我最早几个拍摄对象之一。70年代我就读过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对这位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著名数学家怀着深深的景仰,以至于在他家门口站了足足四五分钟才鼓足勇气敲门。出乎意料的是,当他听说我的来意后,竟连说3次‘谢谢’;当我告诉他可以继续看他的博士生的论文,不必理会我的拍摄时,又连说了几声‘谢谢’,整个拍摄过程他非常和蔼,一点架子也没有。虽然帕金森病使他行走困难,但拍完后他还是执意要送我这个晚辈到门口。我感到他并不是常人所想象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书呆子’,而是有着比一般人更深沉细腻的感情,非常懂得尊重别人,礼貌周全发自内心。”

“在他的家里,除了一套沙发外几乎都是六七十年代的旧家具,惟一令人眼睛一亮的是一台健身器——陈景润当时已疾病缠身,按医嘱每天要做运动,而且每隔半个小时就要做头部按摩。58岁的老人由于病魔的袭击已显得非常虚弱,为了节省时间,头发也剃成最短的式样,只有一双眼睛还炯炯有神。1997年听说他逝世,我马上赶到他家里,从追悼会一直拍摄到遗体送医院解剖(老人临终嘱咐要在火化前捐献有用的器官),目送这位可敬的老人燃尽了最后的生命。”

到2002年,在侯艺兵的镜头中留下痕迹的有958位中国的院士和著名学者,其中230多位已经像划过天空的灿烂流星,永远熄灭在黑暗的宇宙深处。

责任编辑 / 王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