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
东方人的钻石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6年第04期 作者: 杨利先 孙敏 

标签: 缅甸   文化地理   

在整个地壳中,翡翠是分布范围最狭窄、储量最少的稀有岩种之一。在人类已知的宝石里,没有哪一种矿物质会像它那样令一个民族如此地着迷。数百年来,穿过缅甸北部的蛮烟瘴雨,翡翠,以它千变万化的颜色,演绎着无数的历史与传奇。
衡量翡翠的价值标准很简单:透度、重量和折射度。然而真正令人们着迷的却是翡翠千变万化的颜色。摄影/李强
古道上的马帮
这是从云南腾冲通往缅甸的一条古道。清乾隆年间修的《腾越州志》记载:“商客之贾于腾越者,上则珠宝,次则棉花,宝以璞来,棉以包载,骡驮马运,充路塞道。” 由马帮从缅北运来的玉石造就了腾冲的财富,也奠定了一代腾冲人的文化根基。明代被贬到云南的大学士杨升庵写过一首《宝井谣》,写的是滇西人到缅北寻宝九死一生的艰辛。诗曰:“得宝归来似更生,吊影惊魂梦犹怕。” 摄影/任琴

通往玉石之路的旅程

从缅甸的木姐口岸入境,到曼德勒298英里的路程中,有缅甸政府的4个检查站。每过一个检查站,翻译阿丽就要把贴有我们照片的一摞表格送进低矮昏暗的木棚让官员们登记盖章。有了上一个关卡的章才能通过下一个关卡,然后是穿笼基(缅甸男性服饰)、趿拖鞋的军人们,走马灯似地轮番打开后备箱检查行李,他们分属海关、毒品局、移民局、警察或者其他什么机构。

问司机他们查什么?司机说:往南走查毒品,往北走查玉石。

车窗外,几只瘦狗懒洋洋地在汽车的缝隙中转悠,卖饮料的小贩、代司机办过卡手续赚小费的孩子们显得比检查站的官员还要忙碌。冬天里,掸邦高原的太阳在车轮和拖鞋搅动的漫天尘土中,显得刺目而荒凉。

此刻,我们就在千百年来中国人西去掸国的古老商道上。两千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返回长安后,向汉武帝报告的从四川经云南通达印度的“蜀身毒道”大约就是眼前。“身”在古音里读“yan”,身毒即印度,只不过从前的滇缅通道不止这一条。古商道上流通的货物,张骞知道的是“蜀布筇杖”等庶民百姓的日常之物,却不知道尚有渊源久远的琉璃、翡翠、琥珀、光珠、水精、蚌珠、轲虫之属。元明以来,缅北所产玉石,更为中印通商之重要商品。

责任编辑 / 易水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