郪江汉墓
触手可及的天国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7年第11期 作者: 聂作平 

标签: 三台县   陵墓   

郪国曾是中国历史上偏居四川一隅的富庶小国,虽然郪国在历史的舞台上彻底隐退了,但崇尚厚葬的国为后人留下了规模壮观的郪江汉墓群。郪江汉墓是按照现实生活营建的,郪国人对天国的想象,与现实生活并无二致。
这张照片拍摄于江汉墓群中一个比较大的汉墓里,是这个汉墓的一个“房间”。刻于墙壁上的人物,其身份引人遐想,谁也说不准他是不是墓主。在已经开发的江汉墓中,出现人物的墓并不多。

深秋时节,四川盆地依然绿肥红瘦,青碧得与夏天没多大的区别。只是太阳已经变得高远而温和,像逢年过节时古镇屋檐下高挂的红灯笼。夕晖匝地时,三台县郪江镇的农民们还在自家地里忙碌。农历十月是收获红苕的农忙时节。从他们所在的位置望过去,郪江和锦江两条虽不宽阔却水量丰沛的小河在前面不远处汇合,从风水的角度说,这种两水合抱之地都是上风上水,宜于人居——事实正是如此,在两水的怀抱中,安卧着他们再熟悉不过的郪江镇。

这个汉墓的入口在山腰上(上),是一个悬空的“门”,长年住在里面的流浪汉必须借助梯子才能进出。在群山环绕的江镇,山中睡着古人,现代江人就生活在他们中间的平地上。(下) 摄影/王剑林

郪国的原住民来自云南

郪江镇的农民们幽默地把郪江镇叫作农民街,意思是街上的居民里,有不少是像他们这样需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一亩三分地里刨食的农民。夕阳已经下山,一天的劳动就要结束了,一些农民把收割的红苕藤往苕地尽头的洞穴搬去——在距农田几十米远的山崖上,十来个洞穴像十来张用力撑开的大嘴,一些农民家的红苕藤就摆放在一些洞穴的门口——它们需要放在这个向阳的山坡上,让秋天的太阳仔细地晒,以便去掉水分,作为猪的过冬饲料。

对这些暂时充当了饲料加工厂的洞穴,郪江镇的农民们都熟视无睹。打他们童年时起,那些洞穴——除了自家地里这几个外,周围其他山上,到处都有这样的洞穴曾经是他们捉迷藏的好去处。以前住房紧张时,他们的父辈还把一些相对干燥的洞穴半封了门,用作自家储藏红苕的库房。他们还知道,早在他们的爷爷乃至爷爷的爷爷童年时,这些洞穴就已经存在很久了。他们听人讲过,这些洞穴叫作汉墓,是汉朝人留下来的,只是,汉朝到底有多遥远,他们弄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对他们来说,赶在秋雨之前尽早把红苕收回家才是最要紧的事。更何况,这些汉朝人的墓穴,还可物尽其用地充当他们的饲料加工厂呢。

有关郪江古镇和郪江汉墓,更为遥远的历史其实还不是从令他们迷茫的汉朝开始的,早在汉朝以前好几百年就拉开了幕布。那是春秋晚期,地方史志和私家笔记的只言片语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生动而记忆深刻的场景:一个霜风吹拂的早晨,一支拖儿带女的队伍在远古时代的四川盆地腹心踽踽前行,这支队伍的成员面带菜色,在日渐寒冷的秋风中瑟瑟发抖,他们像这样餐风露宿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史料说,他们是从云南迁徙而来的,至于为什么要做如此长途的迁徙,最大的可能是为了躲避战乱或仇家的灭绝性屠杀。总而言之,当他们走到今天的郪江境内时,眼前为之一亮:清澈的郪江和锦江缓缓流过,几座拔地而起的山峰虽然不高,但因地处丘陵之中,倒也算得壁立千仞,更为重要的是,肥美的土地再不是他们在云南时所见到的那种贫瘠的红土。就是这里了吧……多年以后,我们还可以想象得出,那位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部落首领一定这么如释重负地嘀咕了一句。

责任编辑 / 周晓红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