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塘边讲述的故事
撑起彝人的精神世界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06期

标签: 美姑县   文化地理   

一位彝族民俗学者,对本族文化进行了深入的思索。她从头人在火塘边讲述的故事说起,向我们展示了彝人的精神世界,展示了不同区域彝人的民族认同和文化传承。
讲述人巴莫(阿尕)曲布嫫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著有学术专著《鹰灵与诗魂─彝族古代经籍诗学研究》,田野图文报告《神图与鬼板:凉山彝族祝咒文学与宗教绘画考察》,参与编著《彝族文化史》、《彝族风俗志》等。
彝人把火塘视为家庭的象征,认为火塘中火种的熄与燃和家人的命运休戚相关,故火塘里的火长年不熄,称之为“万年火”。三块锅庄石把火塘周围的堂屋划分为主位、客位和下位,彝人通常环火而坐,自上而下按尊谦长幼的秩序排列,讲究座次与礼节,互不逾越。摄影/钟大坤

在我的家乡大凉山,火塘是每一户彝人家庭生活的中心,在凉山彝语中称为“嘎库”。火塘塘口多呈圆形,也有六边形的,通常以打制精美的石料镶入地中,其上再嵌立三块锅庄石,彝语称为“嘎尔”,标志着对英雄的纪念。火塘是神圣的,在彝人社会中不仅有着饮爨、取暖、照明、保存火种等实用功能,还有社会关系、家庭结构、性别角色、民间信仰、人伦秩序等社会文化的象征功能,而人们围坐在火塘边讲述的故事则承续着彝人的文化传统,构建着彝人的精神世界。

记得十多年前,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麻火布达村一幢偌大的瓦板房中,我第一次参加彝人的家支(相当于汉族的宗族)集会“吉莫吉歌”,见到了200多位跋山涉水赶来的“亲戚”。虽然彼时我跟他们中大多数人都素昧平生,但我深知在场各位的家谱都可以上溯到一位共同的祖先。吉吉家的头人吉吉麻玛为欢迎我这位远道而来的亲戚,郑重地向屋内屋外的亲戚们发表了即兴演说,他端坐在火塘上方,引经据典地从《勒俄》(凉山彝族的史诗)谈起,讲到“布茨”(谱牒),讲到“莫木蒲古”(祖界)……他的话流淌着高山流水一般的诗歌韵律,言近旨远的叙事牵引着我关于彝人这个族群起源、迁徙和发展的种种遐想;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笑一笑的庄重与威严,让人肃然起敬,至今言犹在耳,景犹在目。那是一个飘雪的冬夜,大家鸦雀无声地聆听着这位长者的演讲,无数张面孔叠映在火光中,整个山野变得格外宁静、格外祥和。正是这些火塘边的故事,为我后来致力于研究彝族传统文化带来了深刻的启发。

以诗歌追溯万物的源流,彝族是最好盘根究底的民族

我是从诗歌创作走上学术道路的。在外人看来这是令人惊异的“转行”,但如果是彝人就不会觉得奇怪,因为古代彝族的经籍文献,全部都是以诗歌体写就的!在研究这些经籍诗歌时,我曾感到困惑——为什么在各地的古代文献中都汇集着一种“盘根究底”的诗歌类型,这些作品皆以叙述和描写万事万物的起源为题材。

头人吉吉麻玛引述的《勒俄》,就是以天地起源为始端的;与之比肩的另一部彝族史诗《查姆》(流传在云南楚雄)同样以追踪溯源为主线,“查姆”二字的意思即是“万物起源”;《物始纪略》是根据贵州古代彝文典籍《则透》、《纪透》翻译而成的,全书分7卷共179个诗章,每章讲述一个起源问题:宇宙何始?天地何成?万物何生?人类何来?……此外还涉及人类活动、社会现象等诸多源流问题,其中夹杂着异常丰富的起源神话、神怪传说及历史故事,气势博大、文辞瑰丽。这些诗歌的叙述对象范围极为宽泛,从自然现象到社会生活,无所不包,无所不及,大凡在先民头脑里画过问号的问题在这些诗歌中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回答,我想如果以此产生一本合集,大有《十万个为什么》的意味。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