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夸父
一个追踪极光和日蚀的人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2年第08期 作者: 洪家辉 

标签: 北冰洋   天文地理   极光   

许多人都曾目睹过彗星滑过夜空和太阳被月亮吞食的天文现象,但目睹过极光在夜空闪烁的人就很少了。把追踪拍摄彗星、极光和日全蚀作为自己一生的兴趣而锲而不舍的人,就更稀罕了。在台北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繁体版工作的洪家辉就是这样一个人。10年来,他如同夸父一样追随着彗星、日全蚀和极光走遍了全世界——从垦丁到夏威夷、从阿拉斯加到澳大利亚。
在现场其实是看不到绿色极光上方的红色部分的,照片洗出来后才发觉有如此壮观的景象,像不像一个巨大的草莓果冻呢?其中有无数清晰可见的射柱状极光,可以想成是向上喷出的彩色水柱表演。左下方是山谷中契纳温泉度假中心的照明灯光。这是迄今我最喜欢的一张极光照片。

1995年3月17日

美国阿拉斯加州费尔班克斯

苏菲驿站旅馆

这是我来到阿拉斯加的第一个夜晚。晚9点左右,我提着一大堆在超市买的食品下了车,习惯性地抬起头来跟众星打个招呼,突然发现熟悉的星空中似乎有些异样。虽然停车场的光线稍亮了点儿,但依然可以看到有一道约半米宽的绿色光束,静静地横亘在夜空中,它就像一条铺在天上的绿绒毯,令人不禁想伸长手臂去触摸那柔软的表面。

“难道这就是数月来我一直朝思暮想的极光?!” 即使费尔班克斯是全世界观赏极光的最佳地点,一年平均有243天看得到极光,我也未敢相信竟然这么容易就见到了它。而且由于阿拉斯加大气透明度极好,竟然可以让那远在100公里以外的极光看起来是如此清晰,仿佛近在咫尺。一时间,我觉得自己的心都为它迷醉了,顾不得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就这样站在酷寒而空无一人的停车场对着它深情地凝视着。本想跑回房间去拿照相机,却又怕极光会立刻消逝而错失与它的第一次浪漫邂逅,所以就一动不动地直视上方,尽量睁大双眼将看到的影像烙印在脑海深处。

责任编辑 / 马明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