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选择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8年第11期

标签:

这张鄂尔多斯高原上遗鸥繁殖地的照片,在静美中蕴育着勃勃的生机。遗鸥,意为“遗落之鸥”,这个富有诗意的名字里似乎含着说不尽的遗憾与愁绪。遗鸥是最晚被人们认知的一种鸥类,它的祖先把自己的家园选在了干旱的荒漠戈壁中,然而,近年来环境的恶化和人为的干扰,使遗鸥目前已经成为濒危物种。在这张照片上,远处,水天茫茫,连成一色;近处,黄色的沙洲、新绿的草地,把黑头白羽的遗鸥衬得格外醒目。这些美丽的鸟儿或展翅上下翻飞,或怡然自得地群聚在沙洲之上,整个画面是如此地安静和祥和。因此,我们选择了这张照片作为本期封面,但愿这样美丽的画面每年春天都会在鄂尔多斯高原上出现,而不仅仅只是定格在照片上;但愿这种曾被人们遗落的鸥鸟,不会再成为被人们遗忘之鸥。

遗鸥的照片让人心旷神怡,这张朝霞中的乔戈里峰则体现出一种雄浑壮阔之美。暗沉的背景中,霞光恰好照亮了乔戈里,勾勒出它陡峭的山势、刚硬的线条。乔戈里,这是个绝对会让无数登山爱好者热血沸腾的名字,因为,它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山峰,是对登山者的终极挑战。雄性十足的乔戈里,多像一位傲视天下的王者啊,让人仰望它时,情不自禁地心生敬畏。然而类似的照片曾经被用来做过我们杂志的封面,这次只能割爱了。

这期主打是长寿,长寿之乡广西巴马的这张照片可以用“静谧”来形容。锥状的喀斯特峰林、清澈的河水、绿竹深处的人家,真个就是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啊。基本上,这里的自然环境很符合人们对长寿之乡的期待。遗憾的是这张图片画质不够完美。

这张照片是对红山文化C形玉龙发现过程的情景再现,它是图片总监王彤特意带着摄影师赶到内蒙古,从收藏家汪先生手中借来玉龙在夕阳下拍摄的。躺在衰草丛中的红山玉龙给人一种神秘之感,引人一探究竟。然而,比起玉龙来,似乎那些活泼可爱的鸟更能征服各位编辑的心。因此,这期的封面,就是“鸥舞黄沙”了。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