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英雄祁连山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6年第03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兰州市   武威市   张掖市   敦煌市   嘉峪关市   和田县   观点地理   湖泊   山地   高原   

祁连山是一个对中国举足轻重的山。许多人知道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大通道——丝绸之路,知道大名鼎鼎的河西走廊,但是人们却不知道祁连山对河西走廊和丝绸之路的贡献,不知道祁连山是幕后的英雄。本文作者深入祁连山中,并且环绕着祁连山走了一圈,他将给我们讲述祁连山的故事,以及祁连山对青海、甘肃乃至中国的意义。
青海祁连县:牛心山下,黑河河畔
这是青海省祁连县县城北边的牛心山,这里已是祁连山的深处。秋天的牛心山上已是白雪皑皑,阳光照射在收割后的田野上,一片金色的秋景。山前的河流,就是最终流到了内蒙古巴丹吉林沙漠的黑河的支流——八宝河。黑河发源于走廊南山的南坡,在托来山和走廊南山之间一直向东流淌,在祁连县与八宝河汇合后,突然折向北流,在走廊南山和冷龙岭之间切开一道险峻的峡谷——黑河大峡谷,流向河西走廊,然后流向内蒙古的沙漠深处。从图中还可以看出,尽管这里已是祁连山的中段,但还有森林分布,田野里收获着麦子,这与它南面的青海湖周边显然不同,那里是游牧者的天下。摄影/马福江

我们被地图洗了脑

中国人一般都知道祁连山,不过不是从地理书中知道的,而是从历史书中知道的。中国的历史书讲到汉代、汉王朝与匈奴的战争,都会提到祁连山。匈奴有一首歌唱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祁连山是与匈奴联系在一起的。这是许多人对祁连山的印象。

青海门源:山南山北油菜花
在祁连山的东端,由于季风的影响,其南面和北面,差异并不是很大,尤其是顺着大通河与湟水河谷,东南季风能吹送到祁连山的深处,因此大通河畔的门源县降水足以让油菜花开得一片灿烂,门源县的油菜花不仅是这里的主要经济作物,而且成了一种美景资源,给人们以美的享受。摄影/郑云峰

除了历史书中对祁连山的描绘,我们许多人对祁连山的印象还来自于地图。我们平时所见的全国地图,大多是行政区划图,很少是地势图;再就是比例尺都很小,比如是1比400万或比这比例尺还小的地图。比如我面前的一本大16开的中国地图册,一张跨页全国地图的比例尺是1比1600万的,图中的一厘米代表的是160公里,在这样的图上,祁连山只能是一条线。在这种没有地势只有地名、小比例尺的全国地图上,不仅是祁连山,许多雄伟壮丽的庞大的山脉或山系都成了一条线,譬如秦岭等。由于总是看这种小比例尺没地势地形的地图(大比例尺有地势地形的地图在中国属保密范围,至今仍未解禁),许多人就像那些地图一样把一些庞大的山脉或山系,想象成长长的一条线。可以说长期以来,我们已经被这种小比例尺没地势的地图洗了脑,我们已经对祖国的许多山川形成了错误的认识,这种错误的认识只有当你亲自走到那些山川面前,才能得到纠正。我的一位朋友是摄影师,他告诉过我他第一次到祁连山时给他带来的震撼。他说他一直以为祁连山就是一道长长的山岭,翻过山岭,那边就应是平地,祁连山就没了。可是那年他从河西走廊的张掖出发,经山丹军马场北面的著名古隘口——扁都口翻越了祁连山的山脊线,当他一登上隘口,站在制高点上向南望去,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祁连山根本就不是他原来想象的那样是一条孤立的单薄山岭,而是山连山、岭连岭,展现在他面前的是千山万岭山的海洋。

甘肃肃南:这里的油菜花更鲜艳
好像是为了与山南边门源县的油菜花比美,在甘肃省肃南县,也种植了大面积的油菜花,这里的油菜花海把大地装扮得好像一幅色彩斑斓的大地毯。从上面两幅照片中,我们还可以了解到,祁连山的东段,山南和山北景观的差异不大,也可以说,祁连山的主山脊虽然高大,但是并没有起到分界作用,没有在山的两边造成很大的差异。摄影/王金

其实这千山万岭正是祁连山的真实形象。因为祁连山根本不是一条单独的山岭,而是一组大致平行的呈西北—东南走向的山脉群。这组山脉群长达1000多公里,宽达300多公里,当我那位摄影师的朋友登上扁都口向南张望时,展现在他面前的是300多公里宽的山脉群,怎能不让他惊讶,怎能不彻底颠覆他头脑中关于祁连山的概念。

青海湖原来属于祁连山

虽然我知道祁连山是一个庞大的山系,但我对祁连山的认识也有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