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更多“蔚蓝色的发现”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9年第10期 作者: 陈惊鸿 

标签: 水文地理   观点地理   

为了做好“中国百年地理发现”的编辑工作,除了细致的案头工作外(右),实地勘察也是重要任务──图中,中山大学的司徒尚纪教授和编辑陈惊鸿一起登上了珠江入海口附近的山地。近处可一览珠三角河网衍生出的独特基塘农业,远处辽阔的狮子洋畔港口林立,而脚下的莲花山,正是曾经的海中岛屿。摄影 /王彤

北京9月,国庆气氛弥散在空气中,同事们正在为这本十月刊的诞生作最后冲刺,编辑部的灯到凌晨2点依然通明。启动、征集和梳理“中国百年地理发现”对我们而言,无疑是一次充满挑战却又激动人心的工作,从最初的动员会开始,我们便仿佛是拿到了火炬的奔跑者,背负着沉甸甸的使命上路了。我记得,那时还只是春末夏初的6月。

与同事们在“路口”“告别”,有人“奔向”沙漠和冰川的王国,向兰州大学征求发现条目,有人则负责联络地处江南的南京大学,还有驻扎京师的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以及我们正身处其中的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而我,则领到了一张“船票”——向地处南海之滨、珠江之畔的中山大学征求一套方案。

数次的电话联络和书信往还后,7月,我拿到了第一份草案,那是一张拥有上百条发现的庞大名单。在汇总会议上我注意到,除了中山大学提案有着明显的海洋特色外,其他院所的草案中极难看到海洋的影子——即便是地处荒原的冰川、沙漠、山脉都拥有众多席位,而中国那300万平方公里的浩瀚海洋,那人口密集的海岸线地带,却令人诧异地“失语”了。

耀眼的麦哲伦、哥伦布航海大发现,郑和下西洋的宏伟船队曾是我儿时梦想的源泉,而后在图书馆细读过的《世界地理学史》中,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海洋地理学方面的众多成就更是让人印象深刻。我总觉得,地理大发现和海洋是应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