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精神之旅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3年第06期

标签: 水文地理   文化地理   河流   峡谷   

一支竹篙撑过三峡的湍流,也划过千年的华章。乱石穿空,惊涛拍岸,三峡,曾是一代代文人墨客为之倾心的形胜之地,是长江文化源流最光彩照人的一段。世易时移,屈原归去,李白不复,沿岸的城镇早已更换了名字。而当6月1日下闸蓄水之时,高峡出平湖,三峡将又一次改变它原有的样子。值此之际,我们请来各界学者名人,各抒己见,纵论三峡之美。历史的湍流不可挽留,但有关美的记忆却可在心中典藏。

天风瑟瑟水茫茫

一叶扁舟漂荡在烟水苍茫的瞿塘峡中,山影参差,江水浩荡,夕阳映照之下,小船的剪影融在水光山色之中。瞿塘峡的夔门素以“天下雄”著称,无数诗人到此曾眺望山川的壮丽,感慨自身的渺小。

除却巫山不是云

滔滔云海弥漫巫山,将之衬托得景致空灵、气韵流动。由于巫峡谷深狭长,日照时短,峡中湿气蒸郁不散,容易成云致雾,有的像瀑布一样垂挂绝壁,有时又聚成滔滔云纱,宛若一幅浓淡相宜的山水画卷。巫山之美,千百年来深入中国人的梦中,有元稹之诗为证:“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便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

“飞峡云容白,悬江树影红。”虽然瞿塘峡仅长8公里,是三峡中最短的一条峡谷,但群山述嵯峨,水势磅礴,集险峻雄伟于一身。滟滪堆横卧江心,大江在此骤然回环,放眼望去,心境为之陡然开阔。两岸丝萝悬垂、层林尽染,更将画面渲染得淋漓尽致。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