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米
逾越温饱的新境界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8年第10期 作者: 赵国春 

标签: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农业基地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稻米王国,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技术已经让中国人逐步远离了饥饿。在这样的前提下,以口感绝佳、味道香甜著称的东北大米地位日益攀升,意味着我们的生活迈进了崭新的境界:不仅仅要吃饱,还得要吃好。
这是2008年8月穿行在“中国绿色米都”——黑龙江农垦局建三江分局时抓拍到的一个温馨瞬间: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两位新人正在金色稻田的映衬下拍摄婚纱照。连天接地的稻田的确是极具当代东北特色的壮丽风景,谁能想到几十年前这里还“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摄影/王宁

说实话,我童年时,别说白米饭,连大米粥都是稀罕物。

我是一个标准的北大荒“土著”。上世纪50年代初,父母转业先是到了三江平原上的密山,再辗转“定居”到松嫩平原上的九三分局。我清楚地记得,60年代中期,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到一个女同学家去玩儿,她爸爸是当时农垦局的领导。一进她家门,就看见厨房大锅里小火熬着的白白的大米粥正冒着气泡,满屋子都是米香——那浓浓的香气,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记忆里。

当时农场刚刚摆脱了三年自然灾害,职工家属吃的口粮以白面为主,配给少量的苞米面。要想吃点大米,就得起早背着几十斤白面,坐火车跑出一二百里,到讷河县的六河乡去换。起初我父亲不愿意这么折腾,可他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吃,看到我们眼神里那种渴望,还是忙里偷闲地去了。母亲用换回来的大米做粥时,我们姐弟几个每人只能喝一碗。那味道!我们恨不得把碗都吃下去。

那时候,我几乎没有梦想过,我的家乡也能变成鱼米之乡:5月,几天的光景,大型插秧机就织出了铺天盖地的“绿绣”;七八月间,水稻开始抽穗、扬花了,有农用飞机从低空掠过,施肥、喷药,入夜,还有蛙鼓阵阵;10月,最激动人心的收获季节来到了,一望无际的金色中,是舰队一般的收割机勾画着天际线。

责任编辑 / 尹杰  图片编辑 / 王宁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