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大坝,安乎危乎?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11期 作者: 范晓 

标签: 新安县   水文地理   河流   水库   大坝   水电站   

1969年,在准备打仗的考虑下,毛泽东回答修建三峡大坝的请求时说:“脑壳上顶200亿方水,你怕不怕。”最近,关于三峡大坝在战争时受到攻击的安全问题,一度又成为舆论关注的话题。其实,大坝的安全远不仅仅是受到战争攻击的问题,还有多得多的比它更为现实的问题——
位于河南洛阳以北40公里处黄河干流上的小浪底水库。摄影/王豫明

保险单,还是达摩克利斯剑

大坝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用来防治洪水。三峡大坝就被赋予了防治长江洪水的重大作用,但指望大坝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防洪问题却是不切实际的。例如,三峡水库的有效库容为221.5亿方,扣掉满足发电、航运等的兴利库容165亿方,实际防洪库容只有56.5亿方,即使把221.5亿方的有效库容均作为防洪库容,对于历时一个月的洪水量就可达1000亿方以上的长江洪水而言,仍然是杯水车薪。何况,对于因长江中下游降雨形成的洪水,三峡大坝则无能为力。

也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大坝在以防治下游洪水为目的的同时,却是以永久淹没库区的大面积良田和城镇,以及加剧上游洪水灾害为代价的。这方面最典型的又莫过于三门峡。三门峡水库造成渭河平原严重淤积,河床抬高,小水大灾,洪水肆虐。虽然以降低蓄水高度,放弃防洪、发电、灌溉等功能为代价,对工程进行了大规模改建,使潼关以下的库区勉强达到冲淤平衡,但潼关以上的库区仍在淤高,仍在加大上游洪涝灾害的威胁。

无独有偶,当年痛陈三门峡大坝之害的黄万里,对三峡大坝的修建也表示了强烈的质疑。他最根本的理由其实只有一条,因受长江上游流域地质结构的影响,长江河床堆积的主要是卵石,而且随流水向下游缓慢地推移。三峡大坝修建后,部分泥沙仍可排出,但由于水库长达600多公里,随着流速大减,卵石只能在库尾不断堆积,无法排出,从而导致水库末端以上的河床不断淤高。由于卵石粗糙,阻力系数大,形成的平衡比降要比泥沙质河床陡得多,换言之,也就是在库尾导致河床抬高的河段要长得多,这将极大威胁长江上游农田和城镇的安全,其害将数倍于三门峡。

黄万里还以1983年陕西安康水灾为例证:汉江安康段下游200公里处的丹江口水库在1969年建成后,安康段以下河床内的卵石即已逐渐淤高,安康段下游石梯一带为峡谷,河床既高,峡谷又窄,洪水一来,水位自然抬高。安康1983年7月27日至成灾日7月31日的降雨量并非很大,五日累积降雨为166.6毫米,但汉江水位涨势极猛,加上安康段上游的石泉水库已蓄到高水位,不得不开闸放水,结果导致安康段水位在十多小时内快速上涨达19.4米,7月31日洪水破城,很快淹没全城,爬上4楼的人也被淹毙,死亡超过千人。

责任编辑 / 李文靖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