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的情感与水库大坝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11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水文地理   文化地理   水库   大坝   水电站   

黄河的弯曲之美
你很难看到一条笔直地流淌的河,被峡谷和堤坝约束着的除外,河流的天性决定了河流要弯曲地流淌。
在黄河上游,黄河流经若尔盖湿地时,在那一望无际地草原上,黄河一改其奔腾咆哮的阳刚之势,而是一步一回头,一里一徘徊,一个弯曲接着一个弯曲、柔肠百曲般地流淌。
即使黄河在进入晋陕峡谷之后,她仍然不改其华尔兹旋转般的舞姿,一个旋转接着一个旋转地向下游舞去。
这张摄影师惠怀杰在飞机上拍摄的图片,即让我们看到了黄河的弯曲之美,又让我们看到了沟壑纵横、峁塬相间的黄土高原的苍凉之美。地点:晋陕峡谷中山西陕西交界处的乾坤湾。摄影/惠怀杰
水乳大地赖黄河
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象征性说法。而是有深刻的内涵。在黄河的上游,考古证明:在青海湖、湟水流域及扎陵湖、鄂陵湖一带曾是我们中华民族先祖的发祥地;在黄河中游,黄河养育了夏、商、周、秦、汉、唐等文明,在黄河的下游,黄河造就了华北大平原,把山东从一个海岛连接到大陆上。可以说山东是受黄河恩惠最多的地方,至今黄河每年还要在三角洲为山东创造14平方公里土地。这张航拍图片表现了山东的济南市与黄河相依相偎、共荣共生的关系。摄影/惠怀杰

⒈“我是用诗人的情感搞水利的,我是一个科技工作者,又是一个诗人。”这是黄万里的话。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黄万里是惟一反对三门峡大坝人?为什么当年水利水电界的专家中只有黄万里看出了三门峡大坝泥沙淤积将威胁渭河与西安?结论是,是黄万里的诗歌帮助了他,那些专家们只有技术一只眼,而黄万里还有另一只眼:诗歌。诗歌的核心是情感,可以说是情感使黄万里成为反对三门峡大坝第一人。

⒉有一个朋友是清华毕业的,很多年前说过:他的老师说,如果像三峡大坝这样的工程的总工程师不是清华水利系毕业的,那将是清华水利系的耻辱。现在看来这句话错了。

⒊今天如果你在网上的敲进“黄万里”三个字,你会发现“黄万里”三个字的含金量。清华水利系尽可以放心了:有了黄万里,清华水利系再也不会耻辱了,虽然他没做过任何大坝的总工程师。

⒋我想起北大哲学教授吴国盛的话:技术不是中立的,技术构造世界,世界是在工具的使用中显现出来的。眼睛使用多了,世界就是一个视觉的世界,耳朵使用多了,世界就是一个听觉的世界,你使用什么样的工具,你就拥有什么样的世界,你就是什么样的人。在使用锤子的人眼中,世界是一个钉子;整天带刀的人,遇到问题,他总是用刀解决。那么在一个水利水电工程师的眼中,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