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花
深山国色藏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03期 作者: 张长芹 张继民 

标签: 生物地理   观点地理   

杜鹃花是目前国际上最受欢迎的园艺植物之一,在海外,无论是官方植物园还是私人花园里到处都能见到漂亮的杜鹃花,很多人都不知道这装饰着世界各地的艳丽花卉大多是中国杜鹃花的后代;然而在杜鹃花的分布中心—─中国,我们只看到种植于花盆之中少量种类的杜鹃花,要想看到杜鹃花盛开时的姹紫嫣红和千姿百态,只有到高山峡谷中去才行。

神州追赏杜鹃花

当我第一次见到杜鹃花,它那灿烂的形象一下子就打动了我。那是1998年4月我去雅鲁藏布大峡谷考察,途中我们在藏东南的派镇停留,我登上南山,信步在山坡上走着,拐过一道山脊突然看到一大片杜鹃花显现在我的面前,一团团、一簇簇,密密集集,铺满了一面山坡。虽然我曾经多次听人们描述过花山花海,但绝对想象不到我面前的花竟会有那么多,满山遍野,竞相怒放。这花有白的、有粉的、有黄的;红的像火,热情奔放;白的像雪,冰清玉洁。行到近前,高的有三四米的树状主干托着繁花似锦的树冠,矮的则将花朵掩映在浓密的叶丛中。还有的是两株不同颜色的花儿相互交结,红、白相对,形成强烈的色彩反差,极为引人注目。

雅鲁藏布大峡谷之行,令我喜欢上了杜鹃花。我爱它在树木刚刚吐绿的早春就怒放于原野,为幽谷陡添光彩;更爱它花型簇拥硕大,备显华贵。

摄影/奚志农

2000年6月,我取道延吉去长白山天池,看到了生长于海拔2000余米的高山苔原带的杜鹃花。这里的生长环境恶劣,长年处于高寒和强风中,连一向挺直的白桦,也因环境的严酷,长得七扭八歪,成了长白山独特的一景——岳桦林。而岳桦林脚下的牛皮杜鹃、毛毡杜鹃仍是成片地开放,一边是冰雪尚未消融,一边是山花盛开,我们都身穿棉衣,不由得佩服杜鹃花看似娇弱实为顽强的个性。

后来,当我听说东北地区的大兴安岭也有杜鹃花,我就渴望置身其中,2001年5月中旬的一天,我终于来到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的一个叫达尔滨罗的地方。它真是太遥远了,我从北京乘飞机用近两个小时到海拉尔,又从海拉尔乘12个小时的火车到鄂伦春旗政府所在地的阿里河,接着又乘7个小时的汽车才抵达目的地。尽管旅途劳累让我整夜未眠,我仍感叹不虚此行。这是因为,我看到了生长在火山碎石带边缘的杜鹃花海。来到这里,我对杜鹃花的生命力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火山碎石带里全是褐色、多棱形、如同21英寸电视机大小的石头,它们是火山熔岩的凝结体,这里不是生命的繁殖地,但在连苔藓都生长艰难的中心地带竟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杜鹃花,只见红艳艳的花朵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摇曳。更不必说碎石带的外缘,大片的杜鹃花灌丛,一棵连着一棵,密不透风,数不尽的花朵,竞相开放,层层叠叠,密密匝匝,看上去宛若一片红海洋。

责任编辑 / 何亮 单琳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