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顶频率之高让人咋舌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1年第08期 作者: 乔乔 

标签: 西藏   地质地理   山地   高原   

登山不光要有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有耐力、毅力和对周边环境的观察以及综合判断能力。王静从攀登她的第二座8000米级山峰时渐入佳境,她的这种蜕变让队友觉得十分惊讶。支撑她这些行动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那种永不服输的意志力。
上图是建在珠峰附近的罗布杰(LOBUCHE)山峰上的最高营地,海拔大约6119米。为了在适应性训练的时候减少通过孔布冰川的次数,登山队员一般会选择该峰作为训练地。在这个区域搭建帐篷选址很关键,要稍微平整一些,还要考虑上面的雪崩区域会通过哪个方位,如果搭在山腰下,那里都是冰,除了很可能出现冰崩、雪崩外,脚下还非常滑,从帐篷出来,每走一步都要非常小心。

陈芳2008年曾经与王静一起攀登希夏邦马,她们去年还一起攀登了珠峰,陈芳觉得:“登山者一般从海拔5000米开始,然后一步步攀登6000米、7000米,然后攀登8000米雪山,而王静一开始就跨越了极限。”

陈芳向我透露:“攀登珠峰时她太强了,有时候会让男队员看不惯。”比如人家带卡片机攀登,她却要带沉重的大相机,还有视频设备,而且坚持自己背。但这种偏见后来变成了羡慕、尊重,当王静在极高海拔拍摄到的精美图片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时候,恐怕每一个人都能体味到其中的甜美。当然,这种在高海拔摄影所付出的努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想象得到的。

2010年5月
珠穆朗玛峰

上图是位于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大本营,海拔5334米,这比珠峰北坡也就是中国西藏定日境内的大本营海拔还略高,在这个高度上,夜间的气温在零下12℃左右,相对于更高海拔的三、四号营地,这里已经是天堂。

“极度的疲惫会让人忘掉手里的一切,”王静说,“为了防止镜头结冰,要把整个相机包裹在连体羽绒服中。每次照相需要解开拉链、拿出相机,再进行拍摄,其中每个步骤都会带来缺氧、气喘和冻伤的威胁。”她用反问式的语句向我描述当时的情形说:“有时看到美景我会犹豫,要不要把相机从衣服里拿出来?”

“不过你大可不必担心,”她的朋友梅园梅说,“她是不会放弃任何好机会的。”2009年4月,王静踏上了北极。自1909年4月6日美国探险家罗伯特·皮瑞带领他的伙伴马瑟·汉森等人抵达北纬90°完成了人类最早踏上北极点的探险壮举之后,百余年来北极点陆续迎来了许多国家的科考探险队伍,但是作为从上万名选手中海选出来的选手,王静的到来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这项纪念人类踏上北极一百年的活动,是由一家电视台举办的,报名参加的选手超过万名。经过海选后留下了12名,他们被送往阿拉善沙漠、瑞士阿尔卑斯冰川、挪威萨米人居住区、郎伊尔宾等极地训练营展开集训。王静经历了64个户外项目的考验,最开始有一项是测试肺活量,王静把脸埋进冰冷的水中,憋气125秒钟,震惊四座。最后她不声不响地一路从12强走到了最后四强。“你需要开动脑子,来避免遭遇对手的淘汰,”她狡黠地说,“淘汰谁经常是由对手来决定,强者从一开始不能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样子。”即使这样,王静还是在第四名时止步,不过她猜想是摄制组为了制造悬念和收视率才这样做的,在最后比赛环节把她和实力强劲的队友拆开。负责这次北极项目协调的是梅园梅,她来自中挪综合环境研究中心。她说,在这项体能、毅力、智慧的综合户外挑战项目中,她见识了王静的强悍和机智。冰雪覆盖的北极荒原,视野之内苍茫一片。夹杂着尖冰碎块的凛冽寒风,有时候会达到9级以上,温度下降到零下40℃,徒步时还要拖着几十公斤重的物资雪撬,还要随时留意其他潜在的危险,但是她做到了。

责任编辑 / 王杰  图片编辑 / 孙毅博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