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沧海桑田
崇明岛东滩湿地印象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08期 作者: 徐刚 

标签: 生物地理   

崇明岛是世界上最大的河口冲积岛,也是中国第三大岛,它伏卧于长江入海口,三面聆江涛,一面沐海浪,有“长江锁钥”之称。其最东端面积约200平方公里、缓缓伸向东海的土地,被称为“东滩”。东滩是神奇的,它真实而鲜活地记录了人类垦荒史沧海桑田的过程,东滩更是特殊的,它以弹丸之躯滋养护佑许许多多珍稀物种,每年引来全球数百万只鸟筑巢过冬或中转过境。本文所展示的,正是崇明东滩的这般吸引力,以及由此引出的生态忧思。

长江就要东流入海了。“和实生味,同则不继”,江水与海水的接触、交融、汇流,那一清一浊之间,将会发生多少生命故事?在长江大浪淘沙、东海海潮托顶下,若沉若浮的崇明岛便应运而生了。

崇明岛是年轻的岛,从公元618年即唐朝武德元年长江口最早出露水面的东沙、西沙至今,不过1386年,与盘古大陆相比,那是真正的后起之秀。然而,崇明岛上还有更加光鲜的新地,是昨日之地,也是今日之地。在崇明岛东端,东海的每一次潮汐过后,拾海人都能清楚地看见新涨出来的一层大约一个硬币厚的湿漉漉的沙土层,表面光滑如婴儿的皮肤,细小的沙泥粒隐约可见。崇明岛就这样以每年新增两万亩土地的速度日长夜大,展露着沧海桑田的可以眼见可以触摸的神奇。

崇明岛东滩位于岛的最东端,南北濒临长江入海口,向东缓缓伸向东海,于1991年、2001年围垦的团结沙和1998年围垦的东旺沙B区围堤之东部外侧,以一个美妙的弧形展布海堤之外。东滩荒野其实并不是远离人间的,它距上海市中心46公里,距市中心边缘的外环线北侧30公里,距崇明县的县治所在地48公里。这样的距离至少对我们有两点启发:其一,大自然的神奇奥妙诸如崇明岛东滩的海陆演变沧海桑田,就在人们的眼皮底下,可是有几人去领悟?其二,东滩作为湿地国际秘书处正式批准的“国际重要湿地”,却又在人类因为发展而亟需土地资源的众目睽睽之下,也就是说人类行为对东滩湿地的破坏、践踏,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是现实而急迫的危险。

笔者是崇明人,涛声与芦苇反反复复地出现在我的字里行间,在崇明岛创生及其历史的钩沉中,我曾经有过这样的叙述:作为世界最大河口冲积沙岛的崇明岛的地理环境沿革,其实就是湿地荒野的生态变化过程。这个湿漉漉的小岛出现之初便是芦苇、候鸟及各种野生动植物的家园,经历了1000多年的时坍时涨、漂移不定,岛上最初的地名无不以“沙”名之,东沙、西沙之后又有姚刘沙、三沙、长沙、响沙及至近些年的黄瓜沙、扁担沙等等,这个因为长江挟裹的泥沙层层叠加冲积而成的沙岛,除了泥沙,还有什么呢?

责任编辑 / 李文靖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