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四年后的黑瞎子岛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12期 作者: 王立言 

标签:

2008年10月14日,亿万国人的目光都投注在中国的东北角上,在那里一座离开了祖国近80年的小岛,正式回归中国,这就是黑瞎子岛。尽管黑瞎子岛是一个让人遗憾的二分之一的回归,但是“一岛两国”的特殊地理特征,仍然让许多国人对黑瞎子岛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回归4年之后,黑瞎子岛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它的回归给当地居民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计划中“共同开发”黑瞎子岛的中俄双方,又各有着怎样的表现?我们特意派出了作者和摄影师,亲赴黑瞎子岛去寻找答案。
在中国的东北角,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汇流之处,有一大片由两河泥沙冲积而成的沙洲。从卫星照片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是一片略微高出水面的三角形地块,其上河流纵横、湖泊密布、草木葳蕤、植被茂盛。这就是抚远三角洲,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黑瞎子岛。黑瞎子岛由银龙岛、小黑瞎子岛、明月岛等3个岛系共计93个岛屿和沙洲组成,在它的西南是中国黑龙江省的边陲重镇抚远,而它的东北则正对着俄罗斯远东的第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

六百零一年前,在松花江上游一个叫船厂(即今吉林)的地方,一支庞大的船队扬帆远航,船队沿着松花江顺流而下,在航行了一千多公里后由松花江进入黑龙江,然后沿江北上,直奔黑龙江入海口。这是一支由25艘巨船组成的船队,船舱中装满了来自中原的布帛、粮食、器具等物资,船上搭乘着千名全副武装的明朝官兵以及他们的统帅—亦失哈。亦失哈是来自黑龙江的女真人,一位内宫宦官,因为熟谙东北事务深受永乐皇帝的重用。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他受领诏命,以钦差大臣的身份率领船队远赴黑龙江下游,巡视大明王朝的东北边疆,安抚那里的百姓,在黑龙江入海口附近开衙建府,设立了大明朝最北部的官署—奴儿干都指挥使司。在随后的二十多年间,亦失哈先后十次巡抚奴儿干地区,没有通过武力,只用丝绸、器物、酒和粮食便招服了奴儿干苦夷诸民,在黑龙江、精奇里江、乌苏里江、松花江流域以及外兴安岭以北和库页岛的广大地区牢固地确立了大明的统治。

亦失哈的船队在乌苏里江与黑龙江汇流处登上了一座小岛,在荒芜的三江腹地,这是一个理想的落脚点和憩息地,于是亦失哈在小岛上设立了一个驿站—“药乞站”,作为连接中原、辽东和黑龙江下游地区官方驿道上的重要一站。药乞站所在的这座小岛就是今天的黑瞎子岛。

从中国的乌苏镇看黑瞎子岛
在乌苏镇曾经的中国“东方第一哨”的哨塔上远眺,视线的最远处黑瞎子岛隐隐可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中国在2008年正式收回半个黑瞎子岛的主权,获地174平方公里。俄罗斯获得明月岛和抚远三角洲第一大岛小黑瞎子岛的大半,小黑瞎子岛西侧的一部分和银龙岛则归中国所有。照片中的工地,是正在修建的乌苏大桥,这座大桥把黑瞎子岛和抚远县乌苏镇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摄影/刘文涛

说来惭愧,这样重要的一段历史,笔者作为黑龙江人却知之甚少,直到应邀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撰写这篇关于黑瞎子岛的文章,在文献中追寻黑瞎子岛的前世今生时,才了解到了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此时,已是2012年的8月,距亦失哈第一次巡视黑龙江下游并建立奴儿干都司已经过了601年,距《中俄北京条约》后中国彻底失去黑龙江入海口已经过了152年,距中东路事件后苏联强占黑瞎子岛已经过了83年,距黑瞎子岛一分为二地回归中国也有了将近4年的时间。

回归前后三探察,我终于登上了黑瞎子岛

从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看黑瞎子岛
在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遥望黑瞎子岛,岛上那座新修建的教堂分外醒目。这座教堂是在1999年中俄双方国界勘界进行到关键时期时,俄国人赶在一个月之内修建完成的,教堂上那个137吨重的圆顶竟是用俄罗斯联邦紧急情况部的米格26直升机运到岛上。在后来黑瞎子岛回归的谈判中,正是借助这座小小的教堂,打着尊重俄罗斯的民族宗教情感的旗号,俄罗斯霸占了半个黑瞎子岛以及岛上最有战略价值的区域。

我第一次接近黑瞎子岛是在2005年一次去乌苏镇的旅游途中。那时中国的“东方第一哨”还在乌苏镇上,就在乌苏里江边。我登上“东方第一哨”的瞭望塔,向北遥望,只见一条大江波光闪烁,这就是乌苏里江,我知道大江再向北去便和黑龙江汇集在一起,而在西北方向那条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连接在一起的河道,就是当地人说的抚远水道了。三条河道之间是一大片略微高出水面的三角形地块,其上河流纵横、湖泊密布、草木葳蕤、植被茂盛,一派原始而辽阔的气象。这就是抚远三角洲,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黑瞎子岛!这片三角洲是由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泥沙冲积而成,如果细细划分还可分为银龙岛、小黑瞎子岛、明月岛等3个岛系共计93个岛屿和沙洲。再远处就是俄罗斯远东的第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了。从瞭望塔上看,黑瞎子岛距离哈巴罗夫斯克太近了,我听到身旁有人说:“如果站在黑瞎子岛的最东端,只要使用轻型武器,就可以控制哈巴市的核心区域了。”黑瞎子岛对于哈巴罗夫斯克战略安全的重要性由此可略见一斑。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听到的黑瞎子岛或许会回归的传言。我知道,历史上从沙俄、苏联到现在的俄罗斯,对于领土问题历来强硬,苏联甚至有这样的原则:“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可以谈判。”现在既成事实是黑瞎子岛已经被俄方占领,成了俄国人所谓的“我的”,而它的战略位置又这么重要,那还谈得成吗?遥望着苍茫的岛群,我心中默念,黑瞎子岛你真的能回来吗?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