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装
你是我见过的最极致的霓裳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04期

标签: 凯里市   剑河县   文化地理   

苗绣和苗装,是苗家人创造的美到极致的艺术。它的精美绝伦,它的华美璀璨,它的神秘玄奥,都远远超出你的想象!收藏家曾丽,继承了父亲“中国苗族服饰、刺绣收藏第一人”曾宪阳的收藏事业,带着对苗绣和苗装深入骨髓的迷恋和热爱,把我们引入那个精彩绝伦的世界。

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西江千户苗寨里,寨子里的“苗姨妈”拿出一件苗装“嫁衣”要我试试,我迟疑了一下,我有很多很多的苗装嫁衣,也许她们最好的嫁衣都在我那里,眼下这件苗装肯定是无法和我的藏品相比,可我还是穿上了。

全身装扮停当后,我在寨子里漫步。在银饰的叮当作响中、在裙摆的一步一摇曳下、在周围人们羡慕的目光中,我突然找到了这套苗装的灵魂:我觉得一种高贵和典雅的气质突然降临我身,觉得自己被祖先的神灵护佑着,让我非凡,让我无所不能。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优雅而从容,令人惊艳。我觉得自己成了不可或缺的主角,成了所有的焦点和中心,这一定是每一个新娘、每一个女人的渴望。我顿时理解了为什么苗家女子在绣制苗装上毫无保留地付出,理解了为什么她们会耗费几年时间来绣制一件盛装。对祖先神灵的虔诚让她们获得了永恒的力量,这力量让她们创造出了美轮美奂的苗装——我所见过的最极致的霓裳。

穿着亲手绣制的斑斓彩衣,肆意展现着自己的青春和美丽;拿出精心织绣的一条条花帕,饱含情意地丢向中意已久的心上人。美衣美人相得益彰,不知是苗装为苗女增色,还是苗女令苗装鲜活?

我觉得自己还没回过神来,人们就已经把我和父亲称为收藏家了

早年父亲从事的是“美术加摄影”的工作,在看到苗装绣衣的第一眼时,他就被眼前的惊艳给迷住了,于是在1977年家里迎来了第一件苗装绣片。那时候父亲每月的工资是57.5元,加上母亲的工资也仅够一家四口的基本生活,好在父亲有许多漫画和摄影作品发表,记得当时在省报上发表一幅漫画的稿酬是6元左右,于是稿酬就变成了父亲收藏苗装和苗绣的所有来源。尔后三十多年间,父亲在不经意间积攒起一批苗绣和苗装的精华,被誉为“中国苗族服饰、刺绣收藏第一人”。而我,今世投胎做了父亲的女儿,也就注定了与苗绣和苗装结缘。和父亲一样,我也会赶很远的路到苗寨里,去拍摄那些穿着苗装的身影;会花很多的时间缠着“苗姨妈”让她们讲述苗装的来历,向她们请教苗绣的针法;会为了一件没能到手的苗装魂牵梦萦,夜不安寝。和苗装一起厮混久了,现在的我只要看见一件苗装,哪怕只是它的一个局部,就能说出它的出处、制作年代、制作耗时、针法技艺等等。

和苗绣、苗装的相遇只是一瞬间的事,真正能相随几十年甚至为了它们穷尽一生,除了用注定的缘分来解释外,彼此间真正的喜欢也许是最主要的因素。我和父亲不是最富有的,我们也无法给藏品提供最好的保存条件和研究条件,但为什么这么多精美的苗装会聚集在我们的手上呢,我能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爱与懂得!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