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依恋——怒江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07期 作者: 黄光成 汪永晨 

标签: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   文化地理   河流   峡谷   

有外国朋友来云南,说是专门要去看一条被称为“神秘的东方大峡谷”的江,我知道他们说的应该是怒江。图片中的这二位贡山县普拉底村的学生正在溜索过怒江,去对岸上学。他们携带一个有滑轮的铁环、一条麻绳,手捏草叶可当"刹车",7秒钟内就能飞过这个200米宽的江面。60年前,怒江的天险曾经阻挡了日本军队从缅甸侵入中国内地,但随着和平时期的到来,遥远偏僻的怒江很快就被人们遗忘,它更像是一颗曾经划过夜空的流星。
摄影/杨发顺

然而今天,在沉寂了半个多世纪以后,怒江又再度声名大振, 受到了全国乃至世界的特别关注。其原因一是因为2003年7月初,它与澜沧江、金沙江并行的滇西北地区获得了“三江并流”的世界自然遗产称号,二是由于怒江中下游要建13级水电站的规划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这场讨论已经从专家学者的圈子迅速扩展到了社会上。支持怒江水电上马者认为怒江水电开发是当地脱贫致富和社会经济发展的惟一出路,而反对怒江水电开发者们则认为怒江是当今世界上仅剩下的几条原始生态河之一,而且那里的文化和生物多样性也是中国最为丰富的。

怒江的傈僳族有着上百年“春浴”习俗——“澡堂会”,每当春天到来的时候,他们都会到有温泉的地方去洗净一年的尘埃,祈祝来年幸福平安。他们把这种“春浴”看作是一种圣洁的行为。这是多年前麻布河村澡堂会的一个场景。但自从几年前当地旅游局在这里建了一处室内收费温泉后,原先来这里赴澡堂会的人就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而这里渐渐变成了一个扔垃圾的地方。

多年前,一位云南当地的摄影爱好者拍到了已经在那里延续了400年之久的“澡堂会”照片。这个在山坡上的温泉,至今有些地方还是男女同浴。每年春节,家住周围的人、有些甚至距此有百里之遥的人,也要携家带口,到这来洗去旧尘,以全新的身心迎接又一年的到来。这张“澡堂会”的照片,在送到了国际摄影展上后,深深地打动了评委们,于是桂冠带在了这位摄影人的头上。丰厚的奖金和兴奋的心情,陪伴着他回到了家乡。为了表达他的感激,回去后他用其中的一些钱在那个露天的温泉处建了一所房子。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门票不贵,但在这之后,来这个温泉洗澡的人却越来越少了。近年来由于大量外来游客的到来和摄影,当地的一些“澡堂会”难再见到男女同浴的场景,并且大都是穿上了内衣。尽管如此,今天这里的民俗风情对于生活在全球一体化的我们来说依然浓烈。

22岁的贡山县怒族姑娘丰正娟,正从赤科村坐着独木舟过怒江去永拉嘎村结婚。这里江面没有桥,人们外出,只有翻山越岭走山路,或乘坐小小的独木舟在水势较缓的一段江面来回摆渡到公路上。3年前,已经初中毕业在家务农的丰正娟在一次集市上与附近永拉嘎村的傈僳族小伙子和占荣对歌唱调子,由此认识并相爱,订了终身。摄影/耿云生

今年初,我们一行人驱车从昆明出发,在经过楚雄、大理较为平坦的公路丘陵大地之后,12个小时就到了怒江州的州府六库。在一家餐馆的门外,我们看到一些人正在出售接近小汽车轮胎大的灵芝,午饭是非常好吃的当地老窝火腿。我们没作停留又继续北上。天空很蓝,路况也很好,这时我们开始感到迎面开来的装着巨大木材的巨型卡车突然多了起来,15分钟内我们数到了20辆车,这些木材很粗大,显然是从缅甸那里运来的。由于这些年来中国对森林保护意识的大大增强,加上中国境内的森林资源急剧缺少,十几年前,中国就开始从缅甸进口原始木材,而我们所行驶的公路就是连着中缅数个边境口岸中的一个叫做片马的地方。从六库开始,怒江就一路伴随着我们,平整的柏油路面一直可以通到贡山县城,然后弹石路将把我们带到2天后的目的地——丙中洛,这个怒江云南境内的最北处、也是最接近西藏的乡镇。据说现在正在修建一条翻越碧罗雪山,将怒江与澜沧江贯通的车路,一旦修通之后就将形成环线,将中甸的梅里雪山与怒江的“山水文化走廊”连成一线。

一架军用直升机刚刚飞过著名的月亮山上空,由南往北,沿怒江大峡谷逆流而上。这里有着怒江沿岸的典型地貌:雪山、峡谷和陡坡上的居民区。图片的桥梁上方为贡山县城,桥梁下方的小镇名为嘎拉博。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上游叫黑水河,是我国含沙量最小的河流之一。中国境内的怒江干流全长2013公里,落差4840 米,在中国出境处的平均流量为每秒2229立方米。如此大的落差和丰富的水资源吸引了中国最大的水电能源公司,去年他们做了一个怒江州13级水电开发规划,但该规划的出台遭到了很多知识界人士的反对,反对的主要理由是希望能够给中国留下一条原始生态江和保护怒江那里独有的文化多样性。
怒江边的一家商店门前,一个赶集的村民正匆匆地从一位拿着手机的女店员身边走过。

第二天傍晚,我们来到丙中洛乡的桃花岛。怒江碧绿的流水与金色的太阳交相辉映时,几个刚刚赶集回来的老乡绕着山间小路也来到了江边,准备过那里的吊桥回到岛上。

责任编辑 / 朱彤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