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回到驯鹿身边”
使鹿鄂温克部落最后一任女酋长玛利亚-索自述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10期 作者: 玛利亚-索 

标签: 地理人物   

分布在大兴安岭的驯鹿是全球驯鹿分布的最南端,生活在这里的鄂温克猎民世代饲养驯鹿,女酋长玛利亚·索的一生都在与驯鹿打交道,我们邀请鄂温克族著名学者乌热尔图代我们采访了她,请她为我们讲述鄂温克人与驯鹿的故事。
驯鹿在中国古代史籍中一直以“四不像”的名称出现,这名字本身已经含有一种偏见,但也足见它的珍稀,珍稀到无法为它分类,只能以其他动物来作类比。驯鹿是鹿科动物驯鹿属下唯一的种类,中国只有大兴安岭北部才有。但它在环北极地区却有极广泛的分布,它的特殊茸毛使它异常耐寒,宽大的脚掌则使它适合在苔原、沼泽地带快速行走,那里的人们出行来往都依赖它,难怪圣诞老人将它选为坐骑。摄影/Wayne Lynch/C

我在激流河边出生,现在我快90岁了,但我从来没离开过激流河。从能牵驯鹿开始,我就跟着父母出去打猎,帮着喂鹿。有了驯鹿,鄂温克人才能过得踏实。但小时候我家的驯鹿少得可怜,只有1头,那是我们家的宝贝。

我从小就盼着有那么一天,驯鹿的头数能一下子多起来。出嫁的时候,家里给了我6头驯鹿做嫁妆,在当时已经算相当好了,好多姑娘都没有鹿作嫁妆。40多岁时,是我的鹿最多的时候,多得怎么抓都抓不过来。

除了打猎,过去的人从来不杀驯鹿,也不吃。那个时候猎物非常多,有枪就有了武器,自己想吃什么就去打,什么都能办到。原先驯鹿死了都是风葬,哪怕是在外头病死的也要风葬,做个架子把它搁到上面去,为的是舍不得它烂掉或被别的野兽吃了。这些年才开始吃驯鹿,但是我也不吃,自己家养的东西怎么舍得吃呢。

摄影/顾桃

每年5、6月份,驯鹿就产羔了。驯鹿自己在林子里走,随便哪里都能下羔,人就到处去找。女人们在这个季节很忙很累,但是很开心,每天都要出去找鹿,看看鹿下了什么样的羔,有花的、黑的,这是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候。刚生下的小鹿羔子,人不能碰它、抓它,要不然它妈妈就觉得它被弄脏了,有别的味道,会不要自己的孩子。

责任编辑 / 黄菊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