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烟草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09期 作者: 萧春雷 

标签: 观点地理   

在人类的文明史中,烟草是个荒谬的存在。烟草有毒,却因其毒性而受到人类的青睐;各国政府一方面警告人们吸烟有害健康,一方面却在广泛种植和销售烟草。烟草是怎样进入人类视野的?又是怎样被引进到中国并传播开来的?烟草中的有害物质真的是尼古丁和焦油吗?本文将为您一一解读。
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位正在吸烟的男子分外引人瞩目。当全社会都在倡导禁烟,吸烟有害健康的警告随处可见,身边的众人大多数都在反对吸烟时,却依然有人固执地不肯放下手中的香烟。这让人不禁疑惑,在那萦绕不绝的烟雾之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魔力呢?摄影/Ng Han Guan

我常去这家咖啡馆,但这次桌上没有烟灰缸,我犹豫地询问:“可以抽烟吗?”服务员说可以,递给我一个烟灰缸。我点起一支烟……我记得媒体曾经报道,2011年5月1日起我国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也就是说,我恐怕触犯某条法令了。在反烟主义运动高涨的今天,烟民的境遇十分悲惨,空间越来越小,动辄得咎。作为一个不可救药的吸烟者,我庆幸烟草还是一种合法商品,尽管它已经声名狼藉。

种植面积最大的有毒作物——烟草

烟草具有许多荒谬的特性,其中之一是,它因为有毒而受到人们青睐。在人类大量种植的作物里,唯有烟草是一种有害作物——大多数政府都向其公民宣称,吸烟有害健康。全世界有120多个国家都种植了这种有毒植物,而中国是烟草的最大生产国,占世界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几乎全部用于自己消费。

烟草属于茄科植物,与西红柿和马铃薯近缘,原产地为美洲,如今的地理分布已经完全改观,亚洲成了它的大本营。人们种植烟草,看中的是它那又肥又大的碧绿叶片。烟草也开花,并且相当艳丽,喇叭形的红花或黄花,全开放在顶端,随风摇摆,十分动人。不过,烟农可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如果他发现自己的烟地里烟花盛开,肯定要老泪纵横。为了保证叶子的营养,所有花蕾都要早早摘去,只有留种的烟草有机会开花结果,完成生命的全程。

把烟叶像晾衣服一样倒挂在铁丝上,置于晾棚中,利用自然的温湿度完成烟叶颜色、内在化学成分、干燥的变化,以达到理想的要求,这就是传统的晾晒烟的加工方式。晾晒烟与现在大行其道的烤烟在品种与加工方式上都不尽相同,多被用于制造雪茄烟、烟丝、鼻烟、嚼烟等。摄影/谢罡

我见过烟草的种子,那是在遗落菜地无人照料的一棵野生植株上——它因此有幸结果,没有修剪的枝桠,挂着二三十个拇指般大小的干枯果实,外壳灰黄,掰开一个倒在手心,密密麻麻的小黑籽肉眼几乎难以分清,如同一小撮轻盈的尘埃。烟农说,这一枚果实里的种子就够种植几亩地了。事实上,一棵成熟的植株可以结出百万粒种子,种满一片广大的原野。烟草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生殖力。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