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熬尔
绵延千年的游牧挽歌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4年第06期 作者: 尧乎尔·才木道·铁穆尔 

标签: 文化地理   

裕固族人自称“尧熬尔”—这个古老族群名称的背后,是一段辉煌而曲折的历史。经历千年沧桑,“尧熬尔”成为众多亚欧大草原游牧民族中的一个边缘小族群。尘烟散去,唯有那苍凉的歌谣,回荡在青藏高原东北边缘的祁连山南北麓。生长于裕固族牧人之家的尧熬尔人Y.C.铁穆尔先生,将为我们讲述这个古老族群的前世今生。
Y﹒C﹒铁穆尔
全名尧乎尔·才木道·铁穆尔,裕固族,1963年生于裕固族鄂金尼部落的牧人家庭,1987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他通裕固、汉、蒙古等语言,长期从事文学创作和北方民族历史研究。主要作品有散文和非虚构作品《星光下的乌拉金》、《北方女王》、《苍天的耳语》,历史专著有《裕固民族——尧熬尔千年史》等。散文集《星光下的乌拉金》获2008年全国少数民族文学最高奖“骏马奖”。

“西拉郭勒”,

黑河与祁连山守护的千年牧歌

自远古以来,在汉藏、阿尔泰和印欧等几大语系互相交融的中国西北地区,有一块特殊的地域—蒙古文献将它称为“西拉郭勒”。它北靠阿尔金山,东有祁连山、青海湖,西接昆仑山,南临巴颜喀拉山。“西拉郭勒”大致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是一块相对封闭的区域。不同历史时期,这里形成了多个不同的族群,如羌、氐、月氏、乌孙、匈奴、吐蕃、回鹘、蒙古等部族均曾在这个大舞台上登场。

祁连山草原
裕固族人的世居之地
和他们的远祖匈奴人一样,尧熬尔(裕固族自称)们始终保持着纯粹的游牧生活。他们把祁连山叫做“腾格里奥拉”。“腾格里”是“天”之意,“奥拉”是“山”之意。后来,汉语发音发生很大变化,“祁连(撑犁)”读作“祁连”,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祁连山”。本刊曾把裕固族人游牧的祁连山草原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登上那云雾迷漫、寒风凛冽的“腾格里山”之巅,雪山、森林、草甸、草原此起彼伏。山下的牧场里,有裕固族人的牛、马、羊群。当然,还有他们最重要的家园——黑帐篷。

要理解这片奇特的区域,我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切入口——那便是生活在西拉郭勒地区的尧熬尔人,即今天所说的裕固族人。公元840年左右,中心在蒙古高原的回鹘政权崩溃后,他们中的一支部落来到了“西拉郭勒”,成为今天裕固族人的先祖。13世纪后,他们中又融合了大量的蒙古人。尧熬尔人的语言文字中同时包含阿尔泰语系最大的两大语族—突厥语族和蒙古语族的词汇;尧熬尔语还保留了古突厥语词汇,号称“古代突厥语的活化石”;尧熬尔人所操蒙古语口音,保留了大量13世纪时期蒙古语的特征。可以说,尧熬尔是打开西拉郭勒及甘、青、新交界地带民族文化交融的一把钥匙,也是亚欧草原历史文化的神秘“黑匣子”之一。

尧熬尔人的母亲河,也是中国第二大内陆河的黑河,发源于风雪弥漫的祁连山雪山之巅,雪山上的积雪融化成股股小溪,潺潺流入红色砾石丛中,发出悦耳的哗哗声。这些雪水河形成了黑河的两个源头——象征女性的鄂金尼河(八宝河)、象征男性的巴孜图河(野牛沟河),一女一男两条河在祁连山南麓的鄂金尼河谷汇集成黑河。水量增多的黑河撞击着祁连山黑河大峡谷的陡崖峭壁,发出雷鸣般的声音。那些刀锋般的崖壁经过了亿万年烈日晒、雷电烧,岩壁变成了深褐色,像是饱经沧桑的牧人的脸庞。

雪莲花、绿绒蒿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自由地生长。褐色秃鹫在悬崖间轻轻滑翔,高山雪鸡在山坡上轻柔地咕咕鸣叫,一群群大角的青羊在山坡上静静吃着沾满露珠的草,远处不时传来雪豹或狍鹿的鸣声。当火红的太阳把雪山之巅映照得像赤铜一样时,早起的尧熬尔牧人已赶着羊群在山梁上且歌且行。有时,祭祀鄂博(木石或土堆)的人们渐渐集结在高山鄂博旁边,有人吹响雪白的海螺,声音回荡在山峦间,骑手们在山下平川上飞奔,牧羊女的头顶上红缨似火,她们在纵情高歌……

责任编辑 / 马子雷  图片编辑 /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