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鲁藏布江新形象
沙江、辫江、峡江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4年第07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水文地理   河流   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   

整个青藏高原的风沙堆积地貌,在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宽谷地区最为普遍和典型。我们的雅鲁藏布江考察从米林县派镇开始逆江而上,江边的沙丘、沙垄、沙山、沙坡地等沙漠景观一再与我们相遇。在泽当至桑耶寺途中,沙漠的长度与宽度令我们震惊,风起时,沙墙就在江面上游走……
沙与水可以搭配出完美的组合
“辫状水系”是雅鲁藏布江美景中最精彩的部分,同样让人过目不忘的还有河岸两边见沙丘的独特景观。在雅鲁藏布江河谷,你会看到这两种景观相伴而生,缔造出多重美景。在山南地区政府驻地乃东县泽当镇以北,雅鲁藏布江自西向东漫游在沙洲上,江水画出完美曲线,编织成美丽的发辫。风也不甘示弱,时刻不停地装点着沙洲、河滩,它甚至让沙丘越过河谷,爬上山坡。摄影/王宁

如果你不是亲自去沿着雅鲁藏布江(以下简称雅江)走一走,如果你不是实地去看一看雅江的源头、上游、中游、下游,你无论看多少介绍雅江的书,听人讲多少雅江的故事,都无法获得那种亲临其境而获得的体验。你无法想象:江水那样碧绿,水流像姑娘的辫子一样,江水在宽阔的河谷中流淌时那样优雅和从容,进入峡谷时又是那样的急迫和汹涌,江边桃花掩映的村庄是那样的宁静,江水流经了那么多村庄、城市以后还是那样洁净和美丽……亲历的体验所蕴含的东西永远比读到的和听到的多。世界的许多意义只有亲临其境才能发生,才能涌现,才能被理解。这就是人们去现场,去远方,去旅游的理由之一。

雅鲁藏布江中上游,风沙堆积地貌普遍而典型
整个青藏高原的风沙堆积地貌,在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宽谷地区最为普遍和典型。我们的雅鲁藏布江考察从米林县派镇开始逆江而上,江边的沙丘、沙垄、沙山、沙坡地等沙漠景观一再与我们相遇。在泽当至桑耶寺途中,沙漠的长度与宽度令我们震惊,风起时,沙墙就在江面上游走。摄影/单之蔷

我对雅江的认识就经历了一个类似禅宗所说的顿悟,之所以能发生顿悟,是因为近日我的一次西藏之行,主要行程是沿着雅江考察。这一次我不仅站在了雅江面前,而且我沿江前行,与江有了一段相磨相励的过程。过去我多次去过西藏,与雅江都是蜻蜓点水似的照面,因此那时对它的印象是零散的、模糊的,甚至可以说是平淡的,我似乎未被它打动。过去我对雅江的认识,还仅仅停留在“西藏的母亲河”这样的层面。我知道雅江流域是西藏人口最密集的地带,西藏的主要城市和重要的县都坐落在这条江的两岸。这些认识也是我从其他书中看到的,不是自己发现的,而且基本都是人文方面的,对于雅江作为一条河流自身的特点和意义我几乎没有什么新鲜的见解和认识。这次雅江的考察从拉萨出发,先是向东,到了米林的派镇,接近了一下大峡谷,接着掉头一路向西,穿过了加查峡谷,一直到达坐落在雅江河畔的日喀则,然后继续向西,一直到达定日。由于此行与雅江的亲密接触,我对雅江的认识大大地推进了。我甚至对雅江作为一条河流的特点或者说意义,也获得了新的诠释。我发现雅江是一条神奇的罕见的大江,它作为一条河流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一条流淌在沙漠上的江,简称为“沙江”;它还是一条“辫江”——江水流动的形态似辫状;它也是一条“峡江”——全程中有一半的流程是在峡谷中。我把雅江的新意义概括为:沙江、辫江、峡江。

我想解释雅江的这三方面的特点,这会传播关于雅江新的知识,但我更想回忆我的思维过程:雅江的三个特点我是怎样发现的?或者说在我的头脑中雅江的这三方面意义是怎样产生的?这可能更有意义。

对于雅鲁藏布江流域风沙地貌的成因,学术界已经给出了比较一致的结论:在冬春干旱季节,河谷地带盛行的强劲西风,扬起河漫滩及沙洲上的细沙,堆积在宽谷地带,或吹送到江岸的山坳里甚至山顶。但不得不说,沙漠出现在江心或江边,已经成为雅鲁藏布江的一种独特景观。摄影/李建

雅江:一条流淌在沙漠上的“沙江”

我是怎样挖掘出“雅江是一条沙漠之河”这样的意义的呢?

责任编辑 / 李欧  图片编辑 / 王宁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