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鼓峰事件
历时仅11天的战役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4年第09期 作者: 石磅 赵春江 

标签: 遗址   碑石牌坊   

在中国吉林省珲春市、靠近图们江入海口的地方,有一座海拔仅有155米的小山包,当地人称其为张鼓峰。1938年7月,在这个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地方,日本和苏联发生了一起军事冲突,史称“张鼓峰事件”。这场发生在中苏边界的战役,却让中国丢失了图们江的出海权。到底张鼓峰事件是怎么回事?
这张图片是日军水流峰要塞的射击孔。水流峰是日军从1934年就开始构筑的“东方马其诺防线”的东端起点,它矗立在图们江边,是图们江东岸的制高点,在峰顶就能看到日本海。画面中远处雾气弥漫的陆地是俄罗斯波塞图半岛。
摄影/赵春江

张鼓峰,原住民称它为“刀山”,苏联人称其为“扎奥焦尔纳亚高地”,20世纪80年代之前的资料与地图上均称之为张高峰。这座在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小山包海拔155米,位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是中、苏、朝三国交界地带的制高点。1938年发生在这里的一场战役,让这座不知名的小山进入了全世界军事家的视野。

1938年7月9日,日本驻扎在珲春的特务机关发现有十几名苏军士兵在张鼓峰的西坡构筑工事,这件事刺激了日军的敏感神经。7月15日,三名日本军人身着朝鲜族服装在张鼓峰附近窥探情况时,一人被苏军击毙,日军遂以此为借口向苏军发动进攻。由于战役发生地有一个很大的湖泊,中国人称之为“长池”,在苏联被称为“哈桑湖”,所以这场战役在苏联被称作“哈桑湖战役”。

苏联上将的叛逃
催化了战役
为了逃避苏联的“大清洗”
运动,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远东地区部长格利希·萨莫伊维奇·留希科夫叛逃至伪满洲国。当时珲春的军事事务由日本的朝鲜驻屯军管辖,伪满洲国无权审讯他,他立即被日军的专机送到了汉城,接着又被转送到日本东京。上图为1938年7月13日下午2点25分左右,留希科夫在东京赤坂山王酒店会见记者团,坐在中间、被记者团团包围的即为留希科夫(供图/许先行)。他通过茂木翻译介绍苏联的情况。在得知了苏军对远东地区的军事部署后,日军朝鲜驻屯军的司令官立即发电报给第19师团的尾高龟藏中将,让他密切注意苏军的动向。接到电报后,尾高龟藏迅速将部队调集到了图们江沿岸,在庆兴、阿吾地完成集结(下图 供图/许先行)。

国界到底在哪儿?

张鼓峰所在的区域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历来是争议地区。1860年沙皇俄国利用英、法联军攻占北京的形势,逼迫清朝政府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霸占了在《中俄瑷珲条约》中还是所谓两国共管的乌苏里江以东直到日本海(当时清朝地图上称之为“东海”)的中国44万平方公里的领土。1861年在中俄双方勘界立碑的过程中,清朝的钦差大臣、仓场户部侍郎成琦因为烟瘾犯了而要回去吸食鸦片,俄方遂让其在勘界立碑的文书上签字,以证明全部界碑都是由中俄双方共同竖立的。可想而知,剩余的界碑立在何方就全由俄方决定了。

一声炮响击碎了
张鼓峰的宁静
1938年7月31日深夜24时,日军在朝鲜的洪仪里向张鼓峰开炮,拉开了张鼓峰事件的序幕。下图画面中部为图们江,下部为朝鲜的洪仪里火车站。词图是苏军胜利后,在张鼓峰山顶的一块石头缝里插上了苏联红军的军旗。双方交战时,正值闷热的夏季,阵亡者的尸体很容易腐烂。
供图/许先行
绘图/臧卓鑫
图是1938年8月13日,日苏双方召开第三次停战会议,傍晚在张鼓峰东南山双方交换了阵亡者尸体。

1885年,时任清朝督察院左副都御使的吴大赴吉林与沙俄使节重新会勘边界,他向清朝政府痛心疾首地禀报:“自珲春河至图们江口五百余里竟无哨所一个,黑顶子山濒江一带久被俄人侵占……竟于黑顶子山添设卡兵接通电线,久有不归之意。”在吴大反复地据理力争之下,清政府才于次年也就是光绪十二年四月把代表中俄边界东端起点的“土字牌”补立到离日本海图们江口30华里的地方。同时还立起了一根铜柱,上面刻有篆书铭文:光绪十二年四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吴大、珲春副都统依克唐阿奉命会勘中俄边界既竣事,立此铜柱。铭曰:疆域有志国有维,此柱可立不可移。

责任编辑 / 康静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