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的河北:给京津洁净与美丽 给自己污染与贫瘠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5年第01期 作者: 胡印斌 

标签: 农业地理   工业地理   观点地理   

举凡京津的水、煤、电和石油等大宗消耗性资源,多来自河北。河北供应北京81%的水、天津93%的水,国家电网冀北公司输送北京70%以上的电力,确保首都能源安全却无法惠及当地百姓的冀东等河北油田,与产地民众产生了诸多摩擦……河北只见输血,只能输血,只会输血。在单一“资源型发展”模式下,河北的表情愈见委屈,河北的发展愈发遥遥无期。
蒙尘的玉米,蒙尘的生活
河北省唐山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村民吴国兴和老伴张苏琴住的房子离燕山钢铁公司最近,每天早晨开门地上都有一层灰尘,平时窗门不敢开,种的粮食都被污染,厚厚的灰尘掩盖了玉米原本的金黄色。图为吴国兴和老伴在收玉米。

烟尘与雾霾齐飞钢厂共民宅一色

“昨向居庸剑戟过,今朝流水是洋河。无数黄旗呵过客,有时青草站鸣驼。”

明万历四年(1576年)8月,应巡抚吴兑之约,时年56岁的明代文学家、书画家和军事家徐文长出京师经居庸关前往宣府(今河北宣化)游历。穿越四十里关沟,到了已属塞外的洋河流域。九边重镇宣府,秋高马肥,平和中隐隐透出杀伐之气。连带着,徐文长的淤塞心境亦随之雄阔疏朗起来。

四百余年光景过去,彼时的驰道黄旗,青草鸣驼,早已不闻,而一度欢快流淌之洋河水,也久已断流。20世纪50年代,官厅水库耸起,锁住奔腾的洋河,也成为了河北多年来向北京源源不断输送资源的一个绝佳表征。哪怕自己干渴,河北之水润泽京城,也是难以更易的使命。

明末清初地理学家顾祖禹曾在《读史方舆纪要》中对宣府不吝嘉言:“南屏京师,后控沙漠,左挹居庸之险,右拥云中之固,弹压上游,居然都会……”这样的话语,除却战略方面的考量,同样也可以拿来比拟今日河北与北京、天津。拱卫在京津周边的河北各地,依然是京津最基本、最大宗的资源输出地。举凡京津的水、煤、电和石油等大宗消耗性资源,多来自河北。

责任编辑 / 易蓉蓉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