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轮廓 中缅国境线切割不了的山、水、人
慢步云南普洱“边三县”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6年第11期 作者: 孙敏 

标签: 基础地理   

云南普洱市的西盟佤族自治县、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和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因界连缅甸而被称为“边三县”。因为没有高山深壑的阻隔,以及人为设置的军事禁区,这段边境或许是整个中国轮廓线上最能够感受边域文化“无缝”交流的一段了。我们的两位徒步体验者,云南人孙敏和罗恒宇,在滇西南的雨季中慢行“边三县”,邂逅了不同文化、民族和宗教在这里的碰撞与交融。

毗邻缅甸北部佤邦的孟连县芒旧新寨,四周翠山环抱,整个寨子干栏式的茅草房在起伏不大的山地错落有致地分布着。由于地处山地,交通不便,寨子里的百姓时常是靠背篓把农获或者生活用品背进背出。不过在普洱的边境县,这样风貌原始的寨子已经越来越少了,有的寨子在整村推进的政府项目里,一个村全建成西洋风格的度假村似的两层小楼。摄影/马宏杰
体验者 孙敏(文字)
做过云南少数民族口述历史的调查,做过地理杂志的记者,也做过几年的环保NGO,一直在西南的山地间行走。从前的公路网络远没有今天发达,因此你要到达某地一定得徒步。徒步让人真切地体验着环境与社会的变迁,有机会告诉后来者,某地曾经是某个样子。
体验者 罗恒宇(图片)
云南普洱人,自由摄影师,长期关注和拍摄普洱市范围内的人文题材。因为这里民族太多,有吃不完的美食,唱不完的山歌,听不完的故事,一辈子都不会厌倦。

地处滇西南边域的佤山,在很久以前的地理概念里,是狄草蛮花的“夷方地”。百余年前,除了那些为了黄金、白银和黑色的鸦片而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冒险家们,绝少有外乡人会来到这里。且不论天遥地远,山川阻隔,更有猎头血祭的风习,令多少人闻风丧胆。

此时,我们正走在佤山丛林的边缘。这是中国轮廓在滇西南的一个节点,也是我们此次徒步云南边地的起点。

从西盟的老县城出发,豪雨就一直下个不停,8月底的佤山仍然处于雨季之中。雨雾里,我们沿着蜿蜒于山中的柏油路缓慢前行,我们的目标是中缅边界的180号界碑。车极少,偶尔有佤族年轻人的摩托车呼啸而过,彩色的雨衣在风中飞扬而起,为一片绿色的世界增添了些许色彩。站在高高的山上一眼望去,隔着深深的河谷,对面就是缅甸东北部的佤邦领地。那无边无涯的群山在雾海里波浪般地起伏着,涌向远方的地平线。

边陲,一个遥远和边缘的概念,始终与起源、神秘和未知相连。它给不同文化的发生、独立和交融予无限的可能,仿佛藏着无数的诱惑,无端地引发人的探求冲动。有一个来自洪荒的故事说,这片土地的主人佤族,就发源于我们脚下的茫荒山野。这个神圣的地方被称为“司岗里”,意为从岩洞里出来,小米雀啄开了洞口,人和动物就从那里走了出来。据说,如今那个出人的洞已划入缅甸境内,但人们不会以国境线来切割他们祖先的历史。

责任编辑 / 何云雯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