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中国岩画的“向日葵现象”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7年第01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岩壁画   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   

曼德拉山岩画密度世所罕见,因为大自然馈赠了最适合作画的“画板”
眼前这片低缓的山地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曼德拉山,它绵延于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之间,有着干旱区山地的典型特征。这片山地本不是名山,它的名气缘自于山中的岩画,保存较为完好的岩画已发现4234幅,刻画在山梁和山坡的岩石上。这里的岩石有些特别,黑褐色的岩石在整体呈灰白色的山体上特别醒目,这是岩石表面荒漠漆的颜色,尤其在阳坡,岩石由于光照强烈,更是黝黑锃亮得耀眼,正是这些表面平整、泛着光泽的黑褐色岩石,为岩画的创作提供了绝佳的平台,而干旱的气候条件,也使岩画得以更好地留存下来。摄影/王彤

一个神奇的现象:北方的岩画都凿刻在荒漠漆上

有朋友从西藏那曲草原回来,给我看他拍的图片,其中一些拍的是岩画。这位朋友一年前曾经送给我一本画册,内容是他拍的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的岩画。这次他拍岩画的地点不在日土,也不在阿里,而在西藏北部那曲地区的申扎县。我一张一张地仔细看着。其实我对这些岩画表现的内容并不特别在意,我留心的是岩画凿刻在什么样的岩石上。这样说还是没有说到要害,应该说我关心的是岩画是否凿刻在覆盖在石头表面的一层薄薄的膜上。这层膜薄到什么程度呢?也就几微米的样子。膜的颜色一般呈浅褐至黑褐色,年代越是久远,颜色越黑越亮。这层膜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荒漠漆”。

我现在就是在图片上看岩画是不是刻画在荒漠漆上,其实我心中早就有了明确的判断。因为我去过我国北方许多有岩画的地方,如内蒙古的赤峰、巴彦淖尔、巴丹吉林,宁夏的贺兰山、卫宁北山,新疆的阿尔泰山、托里草原,西藏的日土、尼玛、申扎……看过这些地方的许多岩画,无一例外,它们都刻在荒漠漆上。果然我看到的这些来自西藏那曲草原上的岩画,或者刻在草原上散落的巨大石块上,或者刻在地壳出露地表的一部分基岩上(当地人称之为磐石),都毫无例外地刻在荒漠漆上。有一块刻在片状岩石上的岩画,仿佛要证明这一点给我们看,那块石头断裂了,露出了新鲜的浅绿色断面,从断面上可以看出岩石的外层包裹着黑亮的荒漠漆,因为这层膜的颜色与岩石本身的颜色差别太大了。

有人说:“岩石是大自然为人类准备的最早的画布。”我要更改一下这句话:最早的画布不是岩石,而是附着在岩石上的荒漠漆。

在戈壁、沙漠、草原的石头山上更容易找到荒漠漆和岩画

我对荒漠漆的认识始于一本加拿大的大学地球科学教科书。在那本书中讲到干旱地带的荒漠(包括沙漠、戈壁、石漠)时,特意介绍了出现在荒漠地区地表上的一种独特现象:“荒漠漆”。记得读到这段文字时,我的眼前一亮,好像一个黑屋子一按开关灯亮了。这种现象新颖、神奇,过去闻所未闻。

责任编辑 / 李欧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