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日记 序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7年第10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地质地理   水文地理   

黄河与中国的其他河流有何不同?怎样欣赏黄河之美?为什么说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对中国早期文明的形成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黄河与中国各个民族融合成一个统一的中华民族有何关系?带着这样一些问题,9月我们踏上了寻访黄河之旅。9月10日至25日,用了十几天时间,我们就走了一遍黄河,显然我们行动的方式是驾车。确实如此。但是我们想要看的都看到了,我们选择了黄河岸边的一些点,在这些点上我们尽情地接近和了解黄河。离开这些点,如果黄河岸边有路,我们就沿着河边的路走,没有路我们就离开黄河岸边,在远处伴随着它一路前行。我们不是沿着黄河探险,我们的目的是理解和体验黄河,进而回答我们心中的疑问。经过十几天的昼夜兼程,我们终于到达了黄河入海口。当我望见大海时,心情是何等地舒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一路走来我对黄河的理解层层深入,到了入海口,似乎达到了高潮,出发前我的疑问一一获得了不同程度的解决。我对黄河的理解和体验是如此之深,以至于我发出了这样的感慨:黄河岂止是摇篮、是母亲,她比摇篮更摇篮,比母亲更母亲。

在黄河上游,寻找河曲最密集的地方
泽库县位于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中西部,海拔3500米,这里地势平坦,河网密布,是欣赏河曲百转千回的好地方。从公路旁升起无人机,泽曲的三条支流赫然在目,平行而列,远方的山麓边,隐隐能看到蜿蜒流淌的泽曲干流。相对于黄河上游的黑河与白河来说,泽曲这条支流并没有那么广为人知,但是它可能是黄河最弯曲的支流,它从高原草甸地带缓缓流过,蜿蜒蛇行,流经泽库县,最终从河南蒙古族自治县汇入黄河。

一路上我会经常提出这样的问题:假如没有黄河?接下来就是否定,没有黄河?简直无法想象。

下面的报道以日记体的形式展开。这样做的好处是:时间线索和行程轨迹及叙述的脉络很清晰,黄河的景观展现也呈现出从上游到中游、下游及入海口的鲜明顺序。这样做唯一的缺点是,内容的主题不容易集中。好在我们这次行动是按照黄河每一段的特点安排一个主题,集中时间解决一个问题。可能一个主题我们需要几天的时间来解决,也可能一天就够了。这样尽管是沿着黄河行走,但是我们每一段都有一个主题。由此一来,我们就把行程与主题很好地结合起来了。因此我的日记实际上也就成了几篇独立完整的有着一个个主题的文章。

这次黄河之行,我们特意邀请了黄河水利委员会的水利专家李世明总工程师;四川成都的地质专家范晓先生;还有摄影师贾林。同行的还有我的同事宋文、王宁、祁滢。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