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黄河清了?
黄河日记(之三)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7年第10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水文地理   

此次黄河之行,我一直带着一个疑问:黄河变清了吗?疑问源于我看到的一组数据,说近15年来黄河年均输沙量只有2.7亿吨,在此之前,关于黄河的输沙量,我头脑中深深印刻的数字是16亿吨。少了13亿吨沙的黄河是什么样子?半个月的考察结束后,我了解了黄河现在的模样。

我邀请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河流地貌的专家来谈黄河清的问题,有意思的是,这位研究员的名字就叫黄河清,他出生在黄河边的宁夏中宁县,他出生前,三门峡水库正在兴建,国务院副总理邓子恢在人民大会堂宣布:由于三门峡水库的兴建,黄河下游的河水就要变清了。“黄河清”这个名字包含了一位黄河岸边的父亲对黄河变清的愿望。但是后来三门峡水库的兴建,泥沙迅速堆积,险些淹了西安,水库被迫炸开几个导流孔泄水,最后三门峡水库成了一个几乎无调节库容的河道型水库。黄河清则成了坚决反对三门峡水库的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的学生。现在我们正与黄河清研究员在办公室里讨论黄河水变清了的问题。

曾经是黄河干流年均输沙量最高的地方,如今碧波万顷
这里是黄河中游最后一段峡谷的出口,原来的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小浪底村,小浪底水利枢纽就修建在小浪底村的旧址上。水面面积296平方公里的小浪底水库,控制了黄河流域92.3%的水量,防洪、防凌、减淤三大任务齐头并进。阳光充足的日子里,水库通透如镜,难以想象万顷碧波下沉淀着超过70亿立方米的泥沙。来源于黄土高原的泥沙,在小浪底沉积下来,现在澄清的黄河水,不再是以前浑黄的模样。

黄河应该像长江那样,叫“长河”

十几年前的一个冬季,我去黄河源头。从西宁出发,路上在兴海县住了一晚,第二天朋友说这里离黄河很近,去不去看一下。我说:“好哇。”当我们来到黄河岸边时,是在峡谷中,站在高高的崖壁上,俯瞰黄河。不看不知道,一看一下颠覆了黄河在我心目中固有的印象。原来我一直以为黄河是浑浑的,好似泥浆一般,但现在我看到黄河好像一条绿色的飘带一样在峡谷中静静地流淌。接下来我们来到了一座横跨黄河的桥上,这时黄河就在我脚下流过,神奇的是我看到从上游不断漂下冰盘,我之所以称之为冰盘,是因为这些冰状若荷叶,直径在一米左右。这些洁白的荷叶般的冰盘一片一片连绵不断地流下来。河水碧绿,冰盘洁白,那情景让我惊叹。过去听说过黄河的凌汛是很危险的,也听说过一到入冬的季节,黄河上开始“漂凌”,河官就要巡河,但是我实在没有想到我会看到这样的“漂凌”。接下来在我奔向黄河源头的路上,我见到的黄河都是清澈的。在黄河源区的两湖——扎陵湖、鄂陵湖,我看到了冰封的两湖,透明的冰面能望到湖底的卵石。

优质的水库生态环境是发展渔业的先决条件
“绿水库,高大坝,龙门吊,千钧闸。”这是郭沫若先生笔下的刘家峡水库。自1974年竣工至今40余年,刘家峡阻挡住了数十亿立方米泥沙,依旧清洌可鉴。130多平方公里的库区水域,水质上佳,是发展养殖业的良好场所。画面中整齐排列的水产养殖网箱,承载着当地百姓的期许,见证着刘家峡水库的变迁。

在湖边的草地上,我看到了放羊的藏族姑娘。我和她由于语言不通,无法交流,我想知道她心中的黄河是什么样子。我知道这里的藏族同胞把黄河叫玛曲,曲是河的意思,玛曲的意思是“孔雀河”。黄河在源区的两湖之上有卡日曲和约古宗列曲,卡日的意思是“红铜色的”,约古宗列的意思是“炒青稞的锅”。总之,在黄河源区,黄河支流很多,但都没有与“黄”和“浑”有关的河名。

其实从源头到湟水(有人认为从湟水汇入黄河干流后,黄河开始变浑),总长达2140公里,黄河的流程已经达到近一半,水量已经超过入海口水量的近两倍,这样一条大河,一半以上的流程河水是清的。黄河只有进入了黄土高原后,由于黄土高原土质疏松、植被缺乏、侵蚀严重,大量的泥沙被带入黄河,所以黄河水开始变浑。进入黄土高原,尤其是从内蒙古河套平原东端的托克托县的双河镇河口村开始,黄河进入了晋陕峡谷,即山西与陕西夹峙的河段,由于两岸支流增多,又全程流经黄土高原地区,把大量泥沙带入黄河,河水变得更加浑浊,而这一段黄河流淌在中华文明的主要区域,黄河是这一带人们对黄河的称谓,意为黄色的、浑浊的河。但这种称谓不是生活在黄河源区和上游的藏族和其他民族的人对黄河的称谓。

责任编辑 / 李欧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